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凶器(高绿)(八)

高尾为自己的妄想喜不自禁,嗤笑着继续说些没皮没脸的话。

“咦?小真想看鲍鱼吗?变给你看哦!别说这点小事情,什么山珍海味是我高尾和成办不到的?”

“闭嘴,我才没有!你想太多了,高尾!”

对口腹之欲没有兴趣?换个诱饵试试?

“那,小真想要什么?金山银山只消你一句话……”

高尾状似无意搭上那人肩头,指尖擦过脸颊的碎发,绿间不客气地拍掉那只手。

“别做多余的事!”

“权势也不在乎吗?举世闻名的大除妖师小真——我的王·牌·大·人?”

“恶心!不许你那么叫!尽了人事的我,会被天命选中是自然而然的。我的一切都是顺应天命,得不到的也应该无怨无悔。”

“能说出这种惟我独尊的话……恐怕也只有小真了吧!糟糕,这样的你,还让我有点喜欢。”

这次是手指在男人太阳穴亲昵地打转,看到绿间顷刻间方寸大乱,高尾玩心更重。

“叫了又能把我怎样——王牌大人?虽然屈辱的表情也很棒,但要是这种程度就咬舌自尽也太可惜了……我可是真的很想对你好啊~只不过是让你的优秀锦上添花嘛,干嘛那么冷淡?”

话经那巧舌说出变得饱具诱惑意味,要说虚荣之心也算是人之常情,与自尊也不过一念之差而已,但……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原则面前那都不是必需品。很好,绿间的原则是什么?人事?天命?或许他纯净的心灵比想象中更加冥顽不化。

绿间正色,看向高尾的目光比以往更加肃穆,一本正经把他捏住自己肩头的手指一个个掰下来:“高尾,为什么要做这些……讨好?还是特殊的敌意?如果你真为我好,我不希冀你能合理利用你的力量,但是请不要视他人生命如蝼蚁。算了,毕竟人事未尽,我本不该抱有期待的……”

什么叫讨好?你一直知道这是敌意啊!我做事为什么要听你说教?愚昧陈腐,你还真是自大地可爱啊!明明身体是个成年人,我看你根本还是小孩子思维吧!等你知道我所经历的……等你真正体会这世上种种黑暗,还能这么天真无邪么——开玩笑!

愤怒烧得高尾心头火起,嫉妒、痛恨夹杂着病态的仰慕恨不得一股脑全部表达在这具漂亮的躯体上,他更进一步透过双臂把力量施加于那人之上,又鬼魅似的游走到身后,捂住那双绿瞳时感受到手心睫毛小小的挣扎,在对方张口呼救前吻住了那薄唇。

反抗,徒劳无益。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