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国三高尾、高中今吉出没,没头没尾小段子,讲一些前尘往事。ooc注意,私设如山。

最近lof申达人失败了(*꒦ິ⌓꒦ີ)

洗心革面把草稿箱里的旧粮拾掇一下

短篇的几个我尽量发

中篇的坑看着遥遥无期啊……

《七人传奇-英雄集结》-讲谈社正版授权手游@手机QQ浏览器 http://m.qrcq.mobage.cn/home

什么居然出手游预约了!?我一定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脏衣服

(对高绿的妄想又在一场接一场的考试中累积到极致了……无头无尾小片段,性‖暗‖示注意)

肮脏的床单首当其冲。

内衣绝对要反复清洗。

连沙发套也不应放过。

肮脏的性‖癖和高度的洁癖,绿间真太郎和高尾和成的同居生活实在非常要命。

绿间修长的手指轻巧地拣走一件件杂乱的衣物,准确丢进盛放待洗衣物的大桶,而脑海中罗列着的清单仍不见止境。这个王一样的男人随意地穿梭在自己的王国,像是巡视监牢赋予死刑的暴君,他偶尔会从肮脏的破烂里抓起些什么,那味道几乎使他诅咒自己的好奇,并且消磨着对于恋人的容忍。

内裤上沾染不可忽视的汗味,绿间不愿去细细打量其上恶心的液体,早在头脑下达指令前身体就飞快地把他抛进垃圾桶,和里面本有的几个瘪瘪的橡胶制品相依为命。

Emmmm大辅配音的巨人王,就是这个配色太毁了……看漫画的时候摘了头套被他的眼睫毛勾得不行……好吧我会说我萌上他了嘛,比起妹妹被杀暴走的六雪尼,多洛录漫画里成为十诫的因果并没有完全得到展现,希望动漫里能得到更多刻画吧!是个好人,可惜只是送buff的炮灰NPC(*꒦ິ⌓꒦ີ)但我稀罕他啊!

这个番的行文风格、背景设定总让我疯狂想到教父……追原著去了

过来吸欧气,你永远不知道金福袋会有什么玩意

同居(清水,高绿高)

同居

※短小,青涩,全年龄向,无明显攻受,情人节的薄礼,结尾是我一直以来的心声。我这个人嗜甜,所致力于描写的,就是这种味道的感情啊!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高尾回来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他蹑手蹑脚凭着良好的夜视在出租屋里摸索,刻意避免吵醒他作息规律的同居男友。

床头灯的橘色暖光随着开关扳动的细微啪嗒声亮起,紧接着是拖鞋在地板上划刻的声响。

“我回来了。”中分男人低声轻叹。

高大的身躯背光出现在玄关,绿间穿一身齐整的睡衣,头发却有些蓬乱。丝缕光束透过那松散的绿发照进高尾的眼睛,让他感觉些许湿润。

“真抱歉,吵到你了……”

他们熟稔得好笑,像是金婚的老夫妻一样不再以名讳称呼,谈论起家长里短如此顺理成章。高尾的笑容和煦,却又不加掩饰地疲惫,三下两下简单结束洗漱,他对还在等候的绿间伸出手,圈住他的腰带往卧室。

“没关系,刚躺下而已。并且……睡不着……”

绿间顺从于推搡着他的力度,这份坦诚倒是和绿间“更进一步”之前高尾想也不敢想的。微光依稀辨出写字台上笔记和书札的轮廓。高尾目测了那本巴掌厚的医学典籍里书签移动的厚度,知道绿间所言非虚。

“今天也辛苦了呢,小真。”

他转过头,面向恋人,尽可能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尽管显得有点虚浮。并且在收获了对方长时间茫然的注视后,逐渐脸颊发烫、妄自菲薄。于是撤出一段距离,自顾自除去衣物,在任何什么年代,和恋人裸‖睡都不是什么秘不可宣的罪状。这行为不带有什么附加含义,单纯是——高尾觉得放松而已。

绿间的眼神慢慢地变了一种感情,他用被褥把男人的裸‖体卷进怀中。

“过来,给我抱。”声音轻得像是贴着心口呼吸。

男人吻着肌肤裸露在外的部分,嘴唇间流露出吸吮的声音。

绿间的手写体非常工整漂亮,半小时前伏案对照典籍修改论文细节的他燃尽了所有理性,诞下一串荒诞纷乱、毫无章法、完全背离他个性的吻。

前进的每一个脚印,都在恋人的身心烙上烙印。

初入社会的他们,也约定好要和彼此一起成长为更优秀的人。

生活是苦的,你是甜的。

最后的晚安【高绿】

讲个笑话啊,我有个同学,最近总是梦到。

梦到他成了东大的高才生,远赴国外留学深造,眼看着前程似锦,顺风顺水平步青云。

梦到他成了东京的穷叫花,家破人亡孤苦伶仃,靠一手年少时的琴技在地铁站卖艺为生。

十年能把人粉饰成什么模样,彼此倚仗了青春的大好时光便肆无忌惮。

讲个故事啊,他是我初恋。

讲个鬼故事啊,我本以为最伤心不过是他的婚礼,却忘了这世上死生无常。

END




朋友们还记得最后的晚安吗,其实我原来的思路是这样的😂忽然翻文件翻到这个的提纲,寥寥几句当梗食用或许不错??祝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