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日常

*锤DJ,日常,练手,甜到咯牙。

*内容真心无聊,恋爱的酸臭味持续发酵中,能把这篇看完的你也是有够无聊了√

他正用劲蜷缩成一团,粗大的手脚全力向一处靠近,这动作未免显得有些滑稽——尤其是当对象还是一个身高两米有余的老战士时。

莱因哈特·威尔海姆的肱二头肌紧得要命,几乎要撑爆薄薄的汗衫,肩胛上绷着的衣料被一层汗水打湿,皱巴巴的拉伸出褶皱贴在结实的肌体上,腰上不时传来的刺疼仿佛在抗议他的动作,德国男人低下狮子样毛茸茸的大脑袋,咬着牙把视线的焦点汇集在指尖上小的可怜的一点,落下点点刀口咬合的清脆声音。

突然一只黏糊糊的小手悄然搭上了他酸疼的后腰,日耳曼人本能地全身一震,那只小手缩了缩,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不溜秋的脑袋穿过他的手臂探出来。

“莱因哈特,你在……做什么?”

果然!即使那个大男孩放轻了脚底滑轮的声音,他的气息也是那么容易辨认,以至于他刚一进门就被前十字军战士察觉。

没等到年迈的先生转身回答他,卢西奥就满心好奇地跨过他盘起的大腿转到了他的面前。莱因哈特没什么准备,却也不至于为他们间自然的亲密难堪。他停下了动作挺直脊梁,宽大的手掌粗略地扫开地板上的杂物,尽量给小家伙清出一块地方,这才用一如往日的敦厚嗓音说:

“是卢西奥啊!随意坐,要点茶还是饮料?”

“呃……不用,不用。希望你不要介意我的突然打扰,莱因哈特,没必要这么客气……呃,抱歉,你刚刚在忙吗?”

卢西奥的笑容有点生涩,他转而避过了直言。拜托!谁能没有那么一点好奇心呢?滑墙小能手跳窗进来的瞬间,视角正捕捉到老朋友硕大而专注的背影。一股奇妙的反差抓得他的心痒痒的。他总是对世界抱着无限的热情和向往,那个德国老古董当然不能排除在外。

莱因哈特眯了眯那只独眼,把自己的手掌摊给他看。老天!一只金属指甲刀就浅浅地卡在老人的指甲上,被他粗壮的手指衬得格外迷你。

“哦!”少年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笑得几乎喘不上气,“我以为你是在做一些缝纫啊,烹饪啊……总之是些精细的活计!你绝对不会知道的——大个子——你那样子有多可爱!”

老兵刻意端正了自己的威仪,即使这个守望先锋新一代拥有那么富有感染力的笑容,让他情不自禁地想伸手揉揉他的小脑袋,日耳曼男人还是选择了矜持地低下头,在小金属物件的压柄轻轻一按……

——等等,六十一岁退役老兵的“轻轻”,似乎不能与一般人的轻轻相提并论。

卢西奥眼睁睁看着那连着杠杆的小东西弹飞老远,他敏捷地去拾回来,捉住莱因哈特握在手里的另一部分部件,兴致满满地拼接着。

“没必要了……”

“?”

巴西青年正专注着,忽然几只手指落下来捏了捏他的手腕,莱因哈特指给他看合金刀口上一道大大的豁口。

“哈!我猜它大概再也不想招惹‘精准的德国工艺’了,是不是?”

伴随着幽默的打趣,年轻人盘腿坐在地板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身高的差距让他不得不使劲抬头才能对上老战士的目光,而这个动作暴露出他颤抖的喉结,使他黝黑的皮肤在阳光衬托下更加可口。莱因哈特吹了吹自己蜷曲的胡子,没有注意到因为愉快而加速不少的心跳。这下德国军人的双手空出来了,他揉了揉刚刚用力过猛的腰,不服老不行了,的确还疼。糟糕的是他和自己衰老的身躯进行的这场恶战还远不算完……

“似乎接下来还有地狱难度要挑战,是吗?莱因哈特,我来帮你吧!”

仿佛能看透一切似的,卢西奥调皮向下指指莱因哈特包裹在绒线袜中的脚趾,大块头几乎是瞬间就领会了。

“不,不用……”他颇为尴尬地向后退了退。

狮子的独眼极快地在巴西小伙身上扫了一圈,如果不是早习惯了少年的直率,他大概会尽一个教条老派的本职言辞拒绝他们之间过度的亲呢……

然而只是一眼就坏事了,卢西奥的那个表情是让任何人无法推辞的……

况且他确实是出于好意……莱因哈特吐出一口长气,败下阵来。

在征得了主人的许可后,巴西男孩咬住小指摘下露指手套,小心翼翼地捧住德国战士大小超出常人的脚,沿着脚踝褪下他的毛线袜。

事情不该这样的,这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无数个抗拒的念头从老绅士的脑海中浮现。莱因哈特斟酌着该如何摆脱这个窘境,而卢西奥只是自顾自地嘟囔着。

“老天,的确应该修剪一下……哦,老伙计别怪我,我尽量小心一些。”

在第一声清脆的“咔嚓”响起时,老狮子发出了一声闷哼,惊得小青蛙几乎要立刻跳起来道歉,但一只大手把住肩膀把他按住了。

“没事,很好,慢慢来。”

等等,说好的拒绝呢?

哦……或许看着这个年轻人为自己专注的样子,也不赖?

(心疼那天不仅被大锤坚硬的指甲摧残还要被秀一脸的十个指甲刀一秒……)

(文力亏空,死会儿)

评论(1)

热度(36)

  1. 请关爱世界各地的平 胸金猫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