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引力

漂移在一种强大的作用下被驱使着走向正在工作的救护车。

这通常情况下等于绑上两吨TNT自杀式的行为,但此刻,漂移情难自禁,他宁愿把那些归咎于他们做了“那个”。

——他们做了“那个”。

漂移清楚地知道,他所受的影响并非来自某种物理因素,甚至也很难说是否能归于生理因素……

不是拆卸对接,这方面他们早已不是初出茅庐,哪怕原始而野蛮的生理需求在没遇见正确的人前,就曾和错误的人将就过不少次。但是,昨晚翻云覆雨之后的火种融合,注定让那成为机生中无可复制的体验,注定让他们成为火种相依的彼此。

说起来,没有太多的尴尬,没有太多的刻意,甚至没有鲜花、信物和诺言,只有岁月积淀下的平静、感情通达时的自然,这一切都那么来得顺理成章。

禁果总是因为人们的传唱而神秘莫测、无比诱惑,但是除非切身体会,那种苦涩很难为人所知。普神真是智慧无上的造物,谁知道人人所追求的亲密无间却以这样的痛苦降临世间。

——为什么末日大道的变态强拆犯横行不绝,却从来没有人以强占他人的火种为乐?

——火种相连的兄弟中若有一方不幸陨落,是怎样一种切肤之痛?

——组合金刚间的精神链接,又以怎样的形式构造?

现在这些长期来困扰漂移的谜团,一瞬间都有了答案。

全身的螺丝好像上紧了一扣,循环亢奋而机体无力,偏偏机体自检不呈现任何异样,漂移感到核心传来突然的骤变,火种阵阵作痛。这只会给他的外科医生添麻烦!他揉揉头雕,沉默地远远凝视他的伴侣。

救护车对他的引力场早有察觉,他敲打桌面的手指顿了顿,头雕别开遮住大半个脸的数据板。

“还不去充电?有事?”

“我……其实没有。只是想跟你呆在一起,我好像……没法一个人充电……”

这样荒谬的借口在理性至上的医生面前脆弱得可怜,救护车的目光打量着漂移,少年只偷偷扫了一眼,便吃惊于长者满脸的倦容。

犀利的目光微微闪烁,最终老救点了点头,他挪了挪空出的左手,魔术般的从身旁摸出一张椅子。

“你可以在我舱室里充电,或者单纯坐一会儿,但我今晚没法陪你,知道吗,孩子?”

“嗯。”

漂移乖顺地应声,虽然充电不足的疲倦深深影响着他,他还是疾跑两步到椅子边坐下,因为那样……可以离他更近一点。引力场的过渡激起体表电荷一阵小小的紊乱,却奇迹般地缓解了身体的不适,胸口积郁已久的不顺,在伴侣的引力中稀释许多。

直到靠近,漂移才知道,救护车平静外表下所隐藏的,远比他想象的多得多——医生握住手中的数据板远没有平日的稳健。

兴许是注意到少年的视线,救护车吐出一口长气:

“身子骨不太得力啊,我老了,是不是?”

“不。”漂移执拗地回答。

融合导致的机体异常,救护车曾经诊断过这种症状的患者,但最近一次听说这个名词还是在月卫二,药师的医疗记录。他一点儿也不想知道那只叛逆的小鸟儿把火种出卖给了哪个魔鬼,塔恩也罢,提尔莱斯特也好,从一开始他都不应该允许这一切发生。不过说到底,谁又能干涉别人的火种?就说他自己,不也在光辉不再的老年时光,任性地和一个年轻孩子做了绑定吗?……

作为最早的擎天柱的追随者之一,他跟随领袖去过地球,曾经系统学习过那种叫人类的物种的生理活动。眼前的境遇使他联想到人类自然繁衍后代的“妊娠反应”,新生命的孕育给母体带来长时间的不适,与火种融合所承受的持续性痛苦可以说有异曲同工之妙吧!普神仿佛在以这样的方式教诲他的后代,没有什么可以不付出就得到回报,而求取亲密的感情,就必须接纳一切后果,包括忍受火种间的排异反应,包括包容伴侣间性格的分歧……

“老救……我想,如果可以……我能……碰碰你吗?”白剑士表情隐忍,目光压低在老医生随意搭着大腿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咬着嘴唇道:“一个拥抱就好,这真的……很难受。”

救护车思考了一下,把椅子拉近了漂移,手指向摊平的膝头一挥。

“躺上来。”他说。

漂移喜出望外,敏捷地缩着头雕,后颈轻轻枕在医生的大腿上,半个身子送入伴侣的怀中。

“好多了,不是吗?你也应该有感觉的吧,救护车?”

“嗯。”意外的坦诚。

救护车调节了高度以便少年能够更舒服些,一只到手拢住少年合在胸前的十指,又悄无声息地上滑到漂移的面甲,仿佛对待一只大号的猫儿,抚摸他的肩窝、下颌再到形状尖细的音频接收器。感受到年轻的机体在怀中小幅的扭动,便停了停手。

还没等他开口,漂移先启动了发声器。

“没事,我觉得……挺好。”

老救不禁惊讶小伴侣和自己的默契,他移动手指停在漂移的胸甲上,用一个指节敲打着问话:

“好点了吗,这里?”

“你不也是吗?现在你应该知道我的全部了吧!话说,从医学上讲,这就没有个解释吗?”

“不会有人去解释的。大约习惯了合二为一的时候,难以忍受分离的滋味是自然而然的吧。”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