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后戏

在首席医官风流鼎盛的年代,对这种床笫间调情承欢的伎俩向来是不屑一顾的。说不准一晚要享受多少个嗷嗷待哺的小接口,哪来的闲暇想这有的没的。彼时的他还太年轻,思想上的,心灵上的。

炮火将浮华褪尽,当年无影灯下映出的面庞冷峻依然,只是青春不再,四百万年的战争,有人走,有人来,故事自有时间沉淀,故人亦如是。

在淡出舆论之后,大约才有机会活一把自己,爱一个人。

他看到了他——

他改变了他——

他丢失了他——

他找回了他——

在充电床上,两个情感上的聋哑者,才终于弄出了一点恋爱的样子。

激烈过后,余韵渐渐退去,房间里浓浓的交合液味道堪称是那场云雨合欢的见证。两具机体懒懒地窝在充电床上,既不刻意纠缠,也不过分拘谨,只是十分随意地交叠仰躺着。

例外的,一贯操劳的老医生没有像往常一样倒头睡去,剑士挪了挪身子靠近了些,于是救护车知道他也还醒着。

“还不睡?”救护车望向漂移,少年打了个瞌睡,机体蜷缩起来,光镜里折射出清冷纯净的海蓝色,寂寞就不加掩饰的写在面甲上。

“不困。”

老救抿起嘴角,一只手臂随意地搭上漂移的脖颈,少年微微一颤,被不客气地挑起下巴拉到面前,医生的声音带着轻佻而危险的玩味:“我没让你满意?”

“当然不是!我发誓——咦,你也会怀疑这个?”

剑士爽朗的笑出声,又示好似的转动头雕舔了舔红色的手指,医生盯住光镜对少年的真诚下了个评级,这才轻哼一声放开手,漂移果断的枕在伴侣的手臂上,机体几乎要蹭到对方的怀里,事实上,他内屈的膝盖保护壳已经抵住老救的大腿了。

救护车拒绝回答漂移的问题,心中叹息道,瞧瞧,这简直快把这小炉渣宠坏了!

漂移也的确不需要答案,从某种程度上说,药师死于控制欲和过度自尊,而这就好像洁癖一样,大概也是医疗单位的通病。

他上前一步,薄唇附上老医生锋利的唇线,恋人胸前的发光带闪了闪,之后选择了欣然接受。

“你棒得很,你让我爱不够……唔……”

“得了,小炉渣,净跟着补天士学些油腔滑调了……”

尽管面上还是一副满不在意的嘲讽脸,救护车依然把漂移轻声的呢喃尽数咽下,细细咀嚼他甜丝丝的吻,手指轻轻敲击在质感一流的背甲。

“睡吧,梦里再见。”

—————————————————————

※附赠一个情人节虐狗小片段√(完了写得比上面还长QAQ)

背离记,情人节的单身狗派对。

漂移对在这里看到补天士表现出相当的吃惊,而后者咧出一个苦笑,挥手招呼好友过来。

在漂移提出疑问之前,联合舰长就先开口道:“彼此彼此,你不是也在吗?”

“救护车在忙,他说为了给晚上腾时间他得提前完成工作,他总是很忙。可是你——我以为威震天会陪你的!”

“切,老威三塞分就把我打发了……混蛋的威震天!看我今晚吃饱喝足一会儿去烦死他!”

补天士把杯子灌得几乎溢出来大半,漂移接过他递来的高纯瓶子,只感觉装金卡的暗格森森的疼。

补天士发现白跑车转手把酒瓶放在一边,故意做了个夸张的生气表情。

“喂!你连我的面子都不给了,漂移!?”

“不是不是,原谅我吧补天士,救护车要是看到我喝得烂醉如泥,绝对会一脚把我从充电床上踹下来——你知道,他绝对能那么做得出来。

漂移说着,面甲上红晕迭起,补天士猜也能猜得出好友脑模块里在意淫些什么,于是恶劣地扯了扯嘴角,嗤笑道:“你不用提醒我你们每天晚上都在那间双加密隔音舱室里……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你闭嘴吧!”漂移佯怒地制止了嘴跑火车的小贱长,笑容里却有些被戳中秘密的轻快,“是啊,我们不像某些舰长们,喜欢在办公场所……咳咳咳……”

年轻prime不愠不怒,显出嬉皮笑脸的欠揍表情:“说下去,我怎么了?我可是一清二楚——你们关起门搞得那些花样一点不比我们简单,我说得不错吧,小炉渣?”

漂移听出他是有意模仿老医生的口气,威胁性地呲了呲牙以示不满,小贱长因而伸手想挑逗他亲爱的二副,却被后者敏捷地躲开,反扭住手腕。

“话说,你们上一次是多久?”

两个精力过剩的年轻人很快摆出掰手腕的阵势,补天士有一句没一句地开口。

“昨天。”漂移不加思索地回答道。

“我不是指时刻,我是指……嗯,时间,持续时间。”

漂移立刻心领神会:“嗯哼……一个塞时。”想了想又补充道,“满打满算,不过算上前后戏的话,可能更长也没准。”

“差不多。”

白跑车狡猾地眨眨光镜,接过话头:“只不过你的口味是‘少食多餐’,对不对?”

“哼唧,还不是都怪他老威!我指望他能多陪我一会儿?得了吧……”

补天士激动之下甩开漂移的手腕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漂移猛一抬头,立马发现了补天士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银灰色身影……

“威……威震天?你不是在……”

只见联合舰长正撞上舰长高大结实的机体,现任舰长不动声色的捏了金红跑车的肩甲,力道大的让补天士瞬间变了脸色。

“处理文件。对,我找补天士,走吧,有个文件需要联合舰长的亲笔签名。”

威震天压低声音贴着补天士的音频接收器说了些什么,漂移也不想听见的……可是战斗的本能让他敏感的过度,那句话在漂移的音频接受器里清清楚楚:

“埋怨我不陪你,行啊,补天士,今晚可别求饶……”

补天士对着一脸愕然的漂呆吐吐舌头,视线向白跑车身后飘忽,吞吞吐吐的说:“漂移,你说的那些话别是骗我的吧……”

漂移满大脑模块都是偶然和前上司碰面的懵逼,猝不及防的被一个力量勾住后腰,他想挣脱,却被踢中小腿整个倒进怀抱,身后机体传出的清洗剂气味让他稍稍宽心。

救护车把手里的杯子送到漂移面前,漂移伸长脖子乖巧地喝干净,他能听到伴侣满意的轻笑,威震天和补天士还在看,不少参加聚会的单身TF向他们投来醋意十足的目光,跑车想到刚才补天士的问题,不由面甲发烫。天啊,普神保佑,他低调又严苛的伴侣不要当面丢他扳手啊……

只有老医官一脸淡然,搂紧怀里漂亮的小跑车,目光焦点直指银色的前霸天虎头子,那了个无奈却气势不输的耸肩动作:“至于那个问题,我只能说——小炉渣喜欢,我又有什么办法……”

(观众表示瞎了瞎了瞎了!)

评论(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