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生日礼物(上)

“另一半?”

救护车侧坐在充电床头,光镜隐现着若有若无的阴郁,焦点锁在手中的数据板上,猛然从发声器中窜出一句有些不着边际的话。

“什么?”

漂移闻声向伴侣望去,见医官乍着眉只是摇头,一副深不可测的神秘表情,便一手一杯调和热饮走过来。跑车漂亮的肩部饰物轻磕上医疗单元结实的胸甲,发出清亮的和鸣,老医生也不反抗,任由小伴侣热乎乎的机体贴过来,顺手接过递来的饮料抿了一大口,喷吐出一串长长的热流,再次开口道:

“你的出厂编码。漂移,你生于神铸,最初应该在火种舱上烙有一串代码,可是,你知道我看过,那段序列……只有残缺的一半。”

剑士的单手按在左胸上,那里的火种因为保护壳的剥离而略显特殊,此时竟有些凉意渗入的错觉。

“你在意了……这个?不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说……在此之前还没有人,这么……对我的任何东西这么上心……”

“也包括把你接口内编码磨没的那些炉渣?”

“是……是的……”剑士的声音几不可闻,火种里除却寒意,好像又陡然生出些阵痛。

老医官光镜流转,定在少年微微泛红的面部装甲上,抬手拍掉小炉渣汗津津半握胸前的拳,发力揉搓那柔软的指腹,安慰似的,对眼前一生多舛的孩子笑了笑:

“出厂编码是每个TF与生俱来的,正是在普神把这个镌刻进新生火种的时候,赋予我们天生的平等、自由和美德。既然现在……也没有必要伤心了。孩子,你要知道,我在意是因为我觉得——总得替你留下点什么独一无二的东西。”

“你是说……我是唯一的吗……我是……你的唯一吗?”少年小心翼翼地探问,眼神澄澈而充满期待。

长者无奈地错开头雕,要么用理性伤害一个孩子的感性,要么因感性而迷失理性。这抉择让他进退维谷。

“是,也不是。”

剑士眨巴着明蓝的光镜,识趣地没有多问。老医生的手缓缓垂下,不动声色地用怀抱圈住他多愁善感的恋人,宽厚的掌心贴住跑车平滑的背甲,沿着脊背的曲线划出一道热流,指尖和装甲的边缘擦出微小的震颤,以恰当的力道维持着一种介乎于长辈与恋人之间的爱抚。

当巧手数完第一遍骨节,开始自下而上留恋起跑车机体更多的细节时,漂移情不自禁地扭动身子制造出一些意外的厮磨。少年身体上的传感节点有一阵子没被这样的刺激激活了,得不到医生照顾的在骚动,而得到的,还渴望更多。

气氛和感觉都舒服地让漂移享受的时候,救护车停下了动作。

“转过身让我看看。”

回答他的小剑士的动作不太情愿,却也依然表现出让医官愉悦的顺服。

长者凑近了些,打量着跑车脖颈与装甲连接处精巧的构建。那里或许是漂移浑身上下最迷人的部分之一,软锁甲所呈现的完美贴合,对战斗单元柔软的要害起到了完美的保护作用。饶是见多识广的医生,也禁不住啧啧赞叹。救护车伸手拂拭,表层下能量主管里汹涌的热液立即给予他热情的回应,指尖一路停停转转,直到在夹缝间触到一些极其细小的阴文铭刻。

那是塞伯坦语中最古老的一支,老医官的欣喜溢于言表,他口中一遍遍默念着,一笔一划细致地记录下来。

“……好了,就是这个,真是没想到!”意识到自己失态的红白机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正色道,“庆幸吧小炉渣!你在水晶城改造机体时,他们为你在颈后保留了编码备份……我之前居然没有发现,真是……”

“你没有发现的秘密还多着呢!”年轻人抢着应声道,笑声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狡猾:“不过多拆几次,你迟早会把我装进火种的……”

正直的长者板着一张禁欲脸,径直无视这话里献媚的含义,自顾自的在手中的数据板上演算着什么。

“你和补天士差不多年纪。”这语气不像是揣测,倒有些下结论的肯定味道。

漂移忙着挑逗救护车腰线上朴素的装饰纹路,心不在焉地应声道:“嗯,大概没错吧。”

“不止于此,根据编码推算……准确来说你比补天士大十五个塞星年。”

“反正他可从没叫过我声哥。再说了,我也没比你小到哪儿去,亲爱的医生,能别每次总叫我小炉渣吗?”

正不老实地用嘴唇去尝医生胸口发光带的剑士被把住下颚抓了个正着,老救的犀利眼光直直盯进少年的光镜里去,漂移觉得自己有点要窒息了,但绝不是因为卡住脖颈的那只手。

在确定伴侣还算态度端正之后,救护车慢悠悠地吐字道:“那好吧,小蠢货。”

“年龄不该成为我们之间的代沟的,我是认真的,救护车……”

这话不无道理,只可惜漂移如果用可听声范围内音量发音的话,救护车没准还是可以听到的。

放下手中空空的杯子,推开膝盖上的数据板,医生的神色太过肃穆,以至于漂移没有顾得上捕捉他翕动的嘴唇吐出了什么词语。

“躺下。”

“啊?”

“我说躺下,漂移。”

漂移几乎是被那磁性而温情的声线推倒的,无所适从却也心知肚明。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