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一晌贪欢(SG救漂,ooc)

能量液拖沓出一条狰狞的水迹,满身是伤的暗红色机体拎着一条断肢,跌倒在距加厚门板三步之遥的位置。


用枪托撑地勉强爬了几步,其间散架的齿轮没少从遍布的裂口中蹦出来。烧成焦黑的二指探入子空间,夹出一张反光的金属片,在锈迹斑斑的铁门上划刻出声。


笃,笃——,笃。三声短,三声长,三声短。


门开了条小缝,却不见光透出来。


光镜失焦,隐约看见那抹熟悉的淡绿色。夜行者心里复杂地思索:他又在笑,他总在笑,僵硬而模式到完美掩盖了感情。


“好久不见~”


老套而不怀好意的寒暄,屋内人简单打量的来者的伤势后,首先抽走了他指尖的金卡。


“伤成这样~~这次我可得拿双倍……”


和笑容一样险恶的语气,重伤的战斗单元也无心计较,胡乱点头嗯了一声。


主人这才把他不请自来的客人让进屋来——用抱的方式。


在萧瑟的寒夜,在冰凉的怀抱,伤者终于体力不支,下线锁死……


说起来,他们间所达成的默契,从来不是信任,而是一种通过金钱沟通维系的关系——起码漂移是这么认为的。


此刻的他正躺在救护车的医疗床上,好吧,这么叫实在是名不符实,毕竟大多数时候它都是作为的扳手大魔王的“工作台”存在的——而所谓的工作就是刑讯。


而少年此时好像也全然顾不上那些乱七八糟的肮脏污渍,支离破碎的机体在一双飞动的巧手中像逐步归位的拼图,新替的轴承缓慢地磨合,改线的循环流顺畅地回归正轨。


老医官正专注焊接细小的神经回路,瘙痒的触感很是磨人,年轻的雇佣兵不得不用思考转移注意。


气焊枪不时吐几个火花,在红色手掌的摆弄下恰到好处地直中要害,漂移不自觉地多看了两眼……


谁能想到这个以改造癖闻名的老变态竟有这样的手艺?!恐怕只有活生生的利益才能让他重新配得上“医官”这个名号吧!


少年似嘲似讽地挑起嘴角。


在汽车人的队伍中,从来就没有人情,从来没有任何一种结盟,能可靠过利益。


年轻的雇佣兵过早地经历了炮火的洗礼,过早地见识了社会的黑暗,过早地学会自私利己、冷酷薄情。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这世道,无光无日,正好趁月黑风高——


他独来独往,与利为伴。


他待价而沽,卖的,是命。


如此这般,一个后援便是必然。


漂移选了救护车,用金钱就能填满的芯再好应付不过了。起码他将后背交给一个明明白白渴望着无尽财富的机时,不用担心被背后捅刀。


红色的机体审视着正为关节处上油保修的绿色医生,以一个消费者的姿态,挑剔而高傲。


首席医官的莞尔一笑久负盛名,少年却大有初生牛犊的气势,全然不惧。


他有利用价值,或者说,他有钱。漂移这样想,有点狂又有点……天真。


这也是为什么,在漂移第一次深夜造访表明来意时,救护车讪笑着,抛下两个字:“有趣。”


现在看来,这大概只是有油水的另一种隐晦表达吧,不是么……


谈到这里,不得不说说这位传奇医官。早在擎天柱还是图书管理员奥利安的时候,就已经和救护车是熟识了。破坏大帝的名号打下,更没人能阻止救护车一路大红大紫直坐到汽车人首席医官的位置了。


别看救护车是个医疗单元,笑面下的战斗力可不容小觑。老成医者深不可测的城府和狠辣无情的手段,你不会想好奇的。若是冒犯了他,无异于冒犯大帝,劝你自求多福吧!自熄余烬没准能死得有尊严一点……


所以说汽车人最暴戾嗜杀的战士、最深不可测的医官,能在一室里和平共处,真他渣的是个笑话。


可谁他渣的知道,笑话还远不止于此……


维修大体完成,机体进入到最后的保养阶段。在温柔纯熟的拂拭下,漂移长期紧张的机体居然前所未有的放松下来。


混蛋,你以为这里就安全了么?你的警惕呢——漂移?!命不想要了?


战士的回路极力反馈出不安的情绪,身体却保持沉默的叛逆,只有平缓运转的风扇换气声回答他。口腔里干燥起来,少年想索求点什么,却发现往常金卡带给他的底气,如今溜得不见踪影。


终于在救护车又一次误触对接面板时,输出管充能到了极致。


想来自己回到汽车人驻地这么久,机体算是检修过了,欲望……可还没来得及排解呢……


两双猩红的光镜相对,跑车理智的回路在那么一个瞬间终于不堪重负光荣下岗。


“救护车……”


少年来回舔着嘴唇,面色绯红,纤细性感的腰肢向上提起。


老到的刑讯官很快参透这只猎物的心理,歪歪头展开笑靥,轻声细气地询问:“你是想要……”


“我想要,就现在。”


“小炉渣~特殊服务我可是要加钱的~~”


一红一绿两个汽车人互相榨干对方的机体,确切地说,是漂移的润滑液要被榨干了。


年轻人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结果满心壮志还没站稳脚跟,身体就已先缴械投降。自惭形秽的同时不免感慨:姜还是老的辣。


不过就性价比来说,这笔买卖大约还是稳赚不赔的,医官的技术一点儿没让他失望。当管子直直碾过集簇的传感节点,雇佣兵的脑模块几乎被快感刷成空白,发声器盘旋着亢奋的浪叫,接口羞涩地吞咽下更深更猛的进犯。


大魔王屏蔽了身下人抖着声线皱巴巴的恳求,霸道地变换着抽插的角度。只靠巡游的电荷给次级垫片带来些许微小的刺激,偏偏欲擒故纵,对发出盛情邀约的甬道深处浅尝辄止。


“孩子,你需要一个密码。”


“嗯哈……金卡的密码……密码是你的序列号……Ratch……”


“我的序列号?!不可能!……为什么?”


“唔……亲爱的医官……最危险的地方……不才……最安全么……我想弄到的东西……总不会没有办法的……呃啊……求你放了我……”


“好,乖孩子……”


这下心满意足了?他还在笑吗?这一切情迷意乱漂移无从得知,厚重的水雾遮掩着他的光镜,他只能感觉机体被一双大手温存地圈紧。从头角到肩窝,细碎的吻让少年眷恋这亲密无间的爱抚,温顺地任人摆布。


这一刻充电床上的红色机体太过酥软,很难去想象与那个战场上杀人如麻的冷血杀手是同一个机,但事实如此,再独立的人也总会有哪怕一丁点儿想依赖什么的念头,总是形影相吊的小雇佣兵,显然是在对接这档子事上,把这种冲动无限制地放大了。


他在硝烟中错过了懵懂撒娇的年华,却不意味着本性可以随意埋葬。


这是放纵,却又不仅仅。哪怕知道医官给予的不过是虚假的温柔,也愿意欺骗自己沉湎其中。


这是一个少年的幼稚,如长者所言,他还只是个孩子,起码在他怀里……


枪手仿佛回味似的振振有词,恍然从梦魇中脱出。


不不不,这他渣的根本不科学!带着冷漠,带着目的就好,这里没有多余的情感,更不该有。


不过……错觉也好,现实也罢,都到了这个份子上了,好想再见他一面。


……


可惜往往如此许愿时,局势已无法挽回。


靠坐在半截残垣旁的战士平静地看着追兵临近,抹了把嘴角不断滴下的能量液,狡黠一笑,启动了内置的自爆程序。


——如果不是把财产挥霍一空,雇佣兵也不必铤而走险接下这桩大单,大不至于现在四面受敌成困兽之斗啊……


三——


我什么都没有了……


二——


这次没钱能给你了……


一——


像抛弃废液一样抛弃我吧……


再见,再也不见。


……


尝试着活动机体,去摸枪的手扑了个空,少年心中一惊,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坐起。


系统上线的速度比平时慢了不少,磨合期的全新机体浑身上下都隐隐作痛……渣的,这是——余烬被回收重造了?!


等等……我在喜悦?还是担忧?!


不是应该像从前的每一次一样,冷漠地滚回我的战场,冷漠地继续为一点蝇头小利摸爬滚打才对么?……


一个声音从天而降,直击漂移的火种。


“炉渣!给我躺好了!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才赎回你这个小兔崽子的余烬!!刚造好的新机体知不知道什么是爱惜?!”


“救护车!”


目光追去,看惯了的老医官好像有什么不对?


——他,没笑。


光镜耷拉着疲惫的倦容,惟有嘴角勾成的弧度锋利无比,这简直跟战士记忆库中的医官判若两人。


现实,坦诚,卸下了那张伪装的假面,雇佣兵也许未必懂得什么叫亲切,但那种力量,显然更深入人心。


淡绿色的医官冷淡地哼声,抬手把暗红色的战斗单元按回充电床上。


少年依然没放弃理清CPU里的一团乱麻,当偶然瞥到沿着对接面板外渗的深紫色积液,几乎是瞬间整合出一个骇人的结论。如果有人能让救护车性情大变,那就只有……


“大帝……他……”


“闭嘴,我还用不着你关心。”


“这是……忤逆大帝救我的代价么……”


“所幸我的坚持是对的,你小子不是真的投敌叛变。向大帝证明你的忠诚,谁也帮不了你。”


漂移感觉发声器里梗了一下:“……为什么救我……”


救护车偏过头去:“留着你小子,总不会是笔亏本买卖。别多想,我只是为你的金卡。”


有些话,不说则已,一出口才真是让感情丰富的少年浮想联翩。


有没有一种可能,看似最肤浅的图财,和深入余烬的关心划上等号?


如果金卡是个名正言顺的借口,老医官所做这一切有悖常理的举动,便都说得通了。


战士并非贪财,而是在这毫无信仰可言的世道,不给自己一个机生目标,便生无可恋。


记得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最危险的人就是最安全的人。


——原来老早就有这样一个人,在漂移以为自己从不信任的时候,偷走了他的信任。


漂移抓住救护车欲抽走的手,抵在自己柔软的唇瓣上,光镜清明水亮。


救护车的液压泵在那一刻停滞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东西在老医生的余烬里擦出一点星星之火,然后飞快地穿入循环,顷刻点燃了整具机体。


暗绿的长者俯身,在少年额头上印下一吻。


小家伙挂着泪还笑得那么动人,以至于竭力封存自己感情的老成者也难以克制。


如果那一刻有什么萌生了,抛却权力、金钱和世间一切的浊物——请皆以爱之名。


——他们都买到了千金难买的东西。


……


救护车,天亮了吗?


还没有,但终于一天会的。


漫漫长夜,朔风烈烈,起码还有彼此可以相依相偎。


评论(10)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