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祸福相依(六)

医学院天才傲慢地挑眉,手指在军校生的肩头好似无意地一扫,几个徽章叮叮当当地响成一片,步法一错背转身去负手而立,吃吃地咬出一声冷笑。


“有趣。”


“你……笑什么?”


老成者气势上已高人三分,了然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普罗图斯徽章,哼哼,不知道你们这些可怜虫,这辈子都有没有机会见上你们的最高长官一面呢……”


“你……这干你什么事?你什么意思?!”


“是啊,这不关我什么事,我只在乎我朋友的安危。”红白色的医官顿了顿,又接道:“至于普罗图斯么……我不知道他腰肢酸软的职业病,我不在每个恒星周的第四天固定查看他的病情,我没有进入他那多重门锁的特批……我说,这些都不干我的事——你敢信吗?”


这与其说是质问,倒不如说是威逼。很好,这狡猾的老涡轮狐狸,心理战玩得不错。药师知道身上压迫的手已经抖得不能自持,芯里星星点点的冒出对伴侣的赞许。


“你是谁?”不甘心的军校生用狐疑的眼神瞪过来。


救护车看也不看,淡漠如常的脸色根本就不用刻意演绎。


“首席医官。你知道这个就够了,哦,还有,放尊重一点。如果我们不能和平的谈一谈,一个塞时内我就可以让你们被全塞星通缉,三个塞时内让你们身首异处——我可以,我说到做到。”


军校生压在扳机上的手紧了紧:“笑话……我们几个拿枪的会被一个医生几句话唬住?!”


“我要是你们,就不会。”红白机紧绷的嘴角向下一翘,而后点出一个恶劣的笑脸,话语耐人寻味,“你们有三个人,手上装备比两个医疗单元好的一点半点——要说这样的配置再赢不了简直就是蠢爆了!策划一下来个先奸后杀,然后怎么办?毁尸灭迹?逃出塞星?老死不再回来?在宇宙不知道哪个旮旯拐角锈成尘埃?……”


药师看着伴侣优雅地肃立,嘴唇轻巧地开合,就好像随口讲出来一个冷笑话似的。


可不是谁都有这样举重若轻的魄力,军校生们不禁迟疑了,医生不失时机地煽动。


“问题是,这不值——为一夜,为两个非战斗单元,为一时的昏头——赌上后半生的命运。放着眼前大好的前程不要,偏要走一条无法回头的死路的话……那谁都救不了你们。别惹不该惹的人,别犯不该犯的忌。所以,趁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给我消失,越快越好。”


对于意志被瓦解的小团体,这简直是从天而降的一道赦免令!他们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撒腿就跑,很快,就连落荒而逃的脚步声也难以寻觅了。


低气压几乎是瞬间消融的,愣在原地的红蓝两机大口地喘息,如释重负。


小飞机挣扎着走了几步,忽然关节脱力眼前一黑。再醒来时,已经被地面单位伤痕累累的臂膀稳稳架住。


如果不是触碰到那双红色的手掌,蓝飞机断不可能知道那个表面冷若冰霜的家伙几乎被冷凝液浸透了呢!


两个机不约而同地把自己投入对方更深的怀抱。胸舱面对面紧贴,脖颈亲昵地厮磨,没有人去说劫后余生的惊喜,却没有人不是这么做的。


哦,明明,彼此机体的热度这般真实,为什么会那样担心失去?


红白机找来一个废旧的铁箱,娴熟地把蓝飞机靠着墙角放倒,手指一顿,三根破损的细小能源管应声而断。


飞行者安静地保持爬伏的姿态,审视着四轮车的技术。虽然姿势问题光镜不能直视,但高度协调的机体可都把身后人的一举一动明明白白地反映着。


真是不可思议,当惯了医生的药师,这会儿成了死敌救护车的病人?


没忘吧,初见第一天,你咬伤了我的手不说,还拒绝担负治疗的责任?


还记得吧,论文提交的前夜,你我第一次交付信任,结果闹得何其狼狈?


没想到你……技术还不错……火一样暖和的手,点燃希望的手——名不虚传。


畅行无阻的妙手在一处缺损一反常态地停留了三秒,小飞机敏锐地捕捉到了。


“怎么?”


年长的医生闷声不语,喷气机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了一下伤口。


“……的确,这个齿轮报废了,这是飞机的特有构件,很不巧我身上没有备用的。功能影响嘛,可能就是运动机能受损……”


“啧。”一声明显带着情绪的杂音。


“你有异议不成?!我的机体你难道比我还清楚?!”


“那倒真说不好。不过,首先的,你对我的不信任毫无疑问伤害了我的自尊。”


救护车在药师的讶异眼光下从子空间里取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备用零件。


“这是——”


“凑巧,而已……”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