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祸福相依(五)

三个匪徒交换了个眼神,一起冲着地面单位扑来。


左手的手术刀招架住迎头劈来的军刀,右侧的腐蚀弹就已逼到火种舱前,方才闪身躲过,又不知谁的短匕首直取后脑,翻身用臂膀蛮力格挡,对峙中生生削下一层漆皮。


药师看得心焦,怔了片刻才想起要逃。飞行者硬着头皮向围墙的棱角撞去,机翼多了几道入骨的刮痕,抑制夹钳却纹丝不动。


军校生们不得不分出一个人看住小飞机防止异动。


救护车听得真切,药师是在用生命为他争取胜利啊!


红白机咬紧牙关,寒光闪闪的刀锋一次又一次巧妙地化解来者的攻势,可这场建立在不平等基础上的战斗并不因此而呈现丝毫乐观。非战斗单元的战士边打边退,半分不敢懈怠。


以医生对双方底细的了如指掌,不会不清楚自己单薄的装甲能硬撑得了几个回合。每一次接招,机体都要多上几道挂彩……照这么下来……


救护车脚下一滑,故意卖了个空子,两柄利刃一前一后,来势汹汹。


地面单位变形闪避,两道火弧从地面烧开。


割枪尖端的乙炔焰,足有几千摄氏度的高温,是硅基生命也承受不起的。


一个未及躲开的军校生转眼就被烈焰烧伤了脚部活动关节,医学院天才瞅准时机,把对方制服在地。


气割枪结结实实地抵在人质的颈部要害上,救护车一字一顿:“都别动,小心我的枪走火。”


青蓝色的火苗安静地蛰伏,两股势力间拉开了一段距离,时间仿佛在这场纷乱中按下了静止键。


中场罢了,山雨欲来风满楼。


军校生可不傻,一番审时度势,赶快把被缚住双翼的飞机医生抵在身前作挡箭牌。


其中的一个左手变形为袖珍手枪,目光色眯眯地在蓝鸟儿身上舔了一圈,把枪口抵在了半开的对接面板上。


“还是你小心的好,那个蠢货死了正好,这个小子是不是还可以玩一玩呢?我数三个数,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吧?……”


“三——”


“……”


“二——”


救护车的眼光聚了聚,而后无力地涣散开来:“好,好,别伤害他,一切都好说……都好说……”


喷吐着火舌的杀器变回一双妙手,救护车放开俘虏缓步向后退去。


药师抿着唇,看着伴侣那双亮蓝的光镜暗了暗,感觉身上压制着的手微收了力道。


他们松懈了!


救护车会出其不意杀回来的,他会的!


呃……这是……


飞机医生看不懂了。


——是很出其不意,但不是杀回来。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