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祸福相依(四)

机翼被三下两下塞进抑制夹钳,医疗单元第一次知道武器系统被拘束的滋味是如此难以忍受。


被欲望支配的侵略者一下子把单薄的机体掀翻在地。——手,更多的手急不可耐地攻上来,所到之处伤痕遍布;吻,不知是哪个醉汉第一个瞄准了断翅鸟儿惊呼的口,硬逼着他吞下一个又一个屈辱的吻。


但很快这些表面功夫就让贪婪的侵略者们难以满意了,下流的思想让他们一心只想玷污这个无辜的医生,病态的征服冲动拉扯着一双手游移到充满诱惑的对接面板。


“小废渣!欠拆的货色,你以为一个密码就能挡得住老子?”高个子粗俗的侮辱张口就来,大力的掌一把拍碎一只高纯瓶。


汁水四溅,既有空瓶残余的烈性高纯,也有玻璃渣划出的新伤流下的新鲜液体。


年轻医生的眼神依然桀骜不驯,寄希望于面板锁能帮他把该死的处境彻底拒之门外,但是很显然,他低估了欲望驱使的魔鬼。


“哼哼!”矮个军校生也不搭茬他的同伴,顺手抄起一片尖口碎片,对准了前置板甲的缝隙。


“啊——”


蓝飞机的矜持第一次被恐惧趁虚而入,坏人在尝试撬开对接面板,每一次蛮横地发力,都引起敏感机体地放声尖叫。


抬手就是几道伤疤,锋利的凶器终于在蛮力的驱使下卡在扩张的合缝断成两半,药师喘息未定,发声器过热到几乎叫不出声。


“炉渣……你们会后悔的……”


“哈~~不喜欢?那这个怎么样?”高个从子空间里不紧不慢地摸索出未开封的佳酿,咬掉封口的软木塞,剔透的高纯轻撞杯壁,过分浓醇的挥发性分子搅得人一阵微醺。


“不要——不……要……”


高纯顺着对接面板倾倒而下, 药师在四只手掌下奋力挣扎,不少烈性的小妖精依然长驱直入入侵到机体内部,对接部件哪能承受得了这种刺激?蜂蛰般的灼热感,精密线路烧断的糊味,无尽的折磨下,蓝鸟儿的哭叫声逐渐沙哑……


转机,还是要从那个红白机说起。


面甲用力到板出金属肌肉,隐藏在暗影中的人感觉青筋在一条条炸起来。


“劝你们——最好——对我的人客气一点。”浑厚的声线,昭示着主人指数级增长的怒气……还真是先声夺人,把几个军校生吓得不轻。


不过当他们瞥到来者双肩上一对十字花时,又相视着,放肆而轻佻地笑了。


“谁抢到就是谁的……”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