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祸福相依(三)

“放手,我要走了。”


小飞机仰起头雕,直视着比自己略高的军校生,光镜里生生逼出两分杀气,这样的举动引来对方张狂的大笑。


“还真是脾气很倔呢!”


矮个醉汉压抑着轻慢的笑,酒气浓重的声音直逼医疗单位:“医生,我们可是好人啊!你一个人……不想跟我们快活快活吗?……”


药师面甲上的薄唇绷成一线,脸色愈发得难看。


“你们——最好——死芯,我,绝不——奉陪。”


蓝鸟儿踏碎一地的狞笑声,步履雷厉风行,殊不知,甩得掉罪恶的魔爪,却终究挣不脱恶魔贪婪的目光。


“不识抬举!”


一声骂阵,两枚火箭弹跟着就来,药师敏捷地矮身躲过,迅速评估了敌我双方的形势——无论人数、装备、弹药抑或战力都于己不利……


——走为上策。


喷气机凌空变形丢下一枚烟幕弹,空战距离还没拉开,就被一阵电流击中,多亏了药师及时变为人形,才算是把坠机的震荡缓冲到最小。


小飞机定了定神,瞅准了出路撒腿就跑,冷不防高个儿从拐角处猛窜出来。


扭打,厮杀,炮火纷飞。


高个军校生抬手射出一梭子枪弹,药师小心地周旋着伺机反击,从后方包抄的矮个子瞅准时机,一枪托重重打在飞行者的肩甲上。


蓝色医生终于寡不敌众被制服在地,两个军校生反剪住他的双手,力道大得几乎扭曲了非战斗单元的关节。


药师被推向墙角,强烈的不祥预感几乎让他无法冷静思考,脑回路却依然飞速扫描着环境中有利的因素。


越过两个结实的身影,医疗单元忽然扫到了不远处刚才被他复苏了FIM芯片的第三个军校生……


没准会奏效的——


“救我……”小鸟儿挣扎着,声线有种无力的破碎。


两个施暴者收了收手,一脸玩味地看向自己的同僚:“活计,你不一块来玩吗?”


药师定定地注视着这唯一的希望。


恢复意识的旁观者很快清楚了事态,嘴角逐渐扯开一个邪恶至极的笑,挥手从子空间里丢来一个抑制夹钳。


不言自明。


飞机医生只感觉火种一凉,光镜里的亮光闪了闪,转瞬之间,消失不见。


去他渣的世事人情!哪怕伪装成病人,魔鬼终究还是魔鬼!


还剩下,最后一搏了!


机翼被粗糙的大手毫无章法地揉弄,两个醉汉在往喷气机背后安装抑制夹钳,蓝鸟儿假装顺服地躬身——


激光手术刀稳稳地划出一道弧线,刀锋过处,能量液飞溅而出。


一个伤在侧腹,另一个颈部的线缆应声而断。


可惜了,还是和能定人生死的要害线路擦肩而过。


——也是和脱困的唯一机会失之交臂。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