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金屋藏娇(下(完结篇))

药师笑得深不可测,猛然把那只停留在自己对接面板上的红色手掌抓了个现行。


“别试了哦,第四次了吧,如果再有一次错误,你预想中的不眠之夜可就要泡汤了哦~~”


救护车还难得这么窘迫过:“好了,小坏蛋,别闹了,什么时候换的解锁密码?”


“哦~你更关心这个,而不是密码本身?……”


“咳……当然,嗯……如果你愿意坦诚告诉我,那当然再好不过。药师,我能给你需要的,不是吗?”


唔,这感觉爽翻了!小飞机在芯里得意,这个冷面炉渣可不是每次都能抖着沾满情欲的磁性声线恳求他,他色气起来的样子是如此好看,别样的好看。


“我没理由答应你,你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


“你……”


“我什么?”


“嗯哪,我……服了你了行不?药师,你的CPU里哪来那么多磨人的小把戏……我真是……服了你了……”


“你喜欢就好。”


伴随着一阵轻巧的运作声,面板向两侧滑开,小巧玲珑的接口兀自收缩着,充能完毕的颀长输出管一下子令人移不开光镜,接口新鲜的水渍让红白机一时竟下不去手。


“当当当当,新的游戏,你知道的,我真是无时无刻不想跟你比个高下呢……”


“我难道可以拒绝么……”四轮车自嘲道,也有了些放任自流的意味。


“当然不行!”控制狂成竹在胸,“放轻松,把自己的接口输给我并没有那么可怕……”


“笑话!我会输·给·你?!我倒是很乐意把真理从你的次级油箱灌进去——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比什么?!”


“不用管子,谁先让对方过载,谁这次就在上边,怎么样——啊啊啊啊——你……”


话音未落,飞机就被疯狂的电流直接碾压到了下线,管子很不争气地溅了两机一身的交换液,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迎来了第一波过载。


……


预备役首席云淡风轻地歪歪头,塞入接口的三根手指仍然保持着弯曲的姿态。


嗯,三根。


果然千万不要在大淫魔面前先亮家伙——他渣的这衣冠禽兽为了拆没啥干不出来的!


三色医生半晌无言,没有破口大骂,完全是因为……呃,有点痛,那一下子几乎顶弄到小鸟儿的次级垫片,将将就要伤到里面尚显稚嫩的部件。


救护车礼貌地退出来,腾出手把还在失神中的药师打横抱起,毫不掩饰满芯愉悦。也不在乎小飞机羞得别过头去,把他放倒在充电床上,释放了自己充能饱满的输出管,整个机体旋即压上来,两排齐整的齿冲身下人的颈部管线追过来。


上方机体威压的气势逼的飞行者退无可退,药师不太乐意地咕哝了一声,感觉到救护车把他的颈部能量主管含入口腔舔舐,与此同时,接口被浅浅地刺入。


飞行者漂亮的机体瞬间绷紧,哪怕是招架很有分寸的浅尝辄止,未充分润滑的接口还是难以承受不断膨胀的管线。蓝色的手指在空中抓了几下,逮住了另一双巧手,便如获至宝地捧到胸前,手把手地借着对方胸窗的水雾写着对方的名字。


年轻机体的契合度好得超乎想象,没用多少时间,润滑液就濡湿了两个医疗单位大片的装甲。


“你……不能快点吗?”


老成者坏笑着摇摇头:“之前是谁说要来个游戏来着……猜猜你多久之后会急不可耐地求我??……”


药师不客气地狠掐了手里小指的指腹,他们共享着医生手指上最敏感的秘密,也毫不介意把工作技能在拆卸生活中小小实战一下。


这惹得红白机发出一声沉声的咆哮,身子一沉,长驱直入。


小飞机眼睁睁看着壮硕的管线整个没入自己的身体,与对方合二为一的幻想早不是第一天盘旋在CPU里,就这么蓦然成真让他像个阴谋得逞的坏小孩,激动地不自觉浑身战栗。


如果不是遇见更有掌控力的他,控制狂绝不甘心把自己身体的主权拱手相让。


如果不是遇见恣意狂放的他,预备役首席也绝不至于轻易发泄性格中压抑已久的疯狂。


汹涌澎湃的过载,亦没有冲散他们紧紧相扣的十指。


沉浸在余韵之中,时光安然得像在最高档的油浴场泡了一遭,惬意而隽永。


药师满足地挑着嘴角,不知在想些什么。


救护车没忍住,凑过去朵着嘴尝了一口,一小口。


——嗯,甜的。


……


完美结局!!


完——美——?!


谁说过宿舍好像……隔音不好来着?


……


医学院双花的八卦不胫而走。


这不算什么,对两个医疗天才来说,真正有什么的,是随之流出的那盘录音带……


不过事情很快就不是事儿了,当那个往门缝里丢敲诈信的抖着一双圆锯手颤颤巍巍“自愿”签下和药师的换宿舍协议书后,两个大魔头知道这就算尘埃落定了。


一天都是这样乱七八糟的破事累死人了,哎呦呦来放松一下……


啥?又是游戏?又比谁上谁下?……


真是,不长记性。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