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金屋藏娇(上)

“好了,药师,出来吧,人走了……”


救护车面对着单人宿舍里那扇通向储物间的小偏门,只觉得好笑。


事情本来无可厚非,同窗间的学术交流又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药师可倒好,一个不期而至的病患,自己也就一个开门的功夫,小飞机一溜烟躲没影了。救护车知道,那小子是太好面子,咳,明明来上门请教都干得出来,这会儿又有什么怕别人看见的?


医学院的魁首频频摇头——搞得好像我和他有什么不清不楚不明不白似的——咳!根本没有的事嘛!


门没有意料之中的开启,地面单位不耐烦地顿足:“还不滚?!药师你死里面了吱一声,我手头好几个病人正好缺器官供体呢——变形齿轮哪,循环泵啊,我都还用得着哈,注意点别锈烂了啊!”


三色飞机的骂骂咧咧扭曲成一团,颇费了点力气才挤出发声器:“你他炉渣的黑心医生,救护车,门锁卡住了……是不是你捣的鬼!”


“呦,是吧~那可真不幸~”红白机很没公德地嗤笑着飞机医生的窘态,虽然不能亲眼看见,想想就很可口。


“还不来帮忙——”


喷气机的声音已经有几分艰涩,手上挑拨锁芯的动作弄得整个门都开始吱吱作响。救护车猛然记起那扇门好像是有点年久失修了,这才开始严肃考虑事情的严重性。


“完了,我没法了……”


一贯不服输的家伙发出绝望地叹息,汗津津的手胡乱地一摊,坐倒在地。


这惹起了老冤家的兴趣,预备役首席一声不吭决定出手相助。医学院第二都没辙的事情,身为第一的我怎能继续袖手旁观?!


“你是故意的对吧!”小飞机手一闲下来,嘴上就爱乱咬人。


“对不起,监禁play我没兴趣。”


“……呦,禁欲主义者,我还真不知道你好这一口啊!”


“哪一口?精分小飞机?笼子里急得跳脚的三色鸟?啧,不好意思,不约。”


“扳手大军阀——等我出去你就完蛋了,看我不揍得你回归火种源就怪了……”


“如果我没听错,前提是你——出——来,我反正是不介意从外面再加两把锁的……”


“我撞门了你信不信!我的推进器可是叫嚣着烤焦你那张臭脸呢~”


药师并不是那种医学院里比比皆是的死读书的学生,某种程度上飞机医生正是因为心高气傲才修炼出自己不俗的技术,但要比生活经验——他和老成者相差的可远远不是一点。药师手底一团乱麻的活计在救护车这却俨然有了头绪,红白机满芯自信,只当三色飞机是在说笑。


“随你遍喽,不过提醒一下,屋子隔音不好,执意扰民的家伙可小芯别——走——夜——路——”


门锁咔嗒的轻响,药师知道这是救护车有所动作了,小飞机芯焦起来,才不是不服气怕欠他人情呢,老炉渣安的什么心万一是要使什么坏心……不行,这不行!


门总算是乖乖由着那双妙手开启一条小隙,小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


WTF!!!!!


引擎发动到最大的喷气机直挺挺戳进了地面单位的怀抱,两个机相拥着飞出去老远。


液压不稳,损失报告一串串窜上来,稍年长的机缓了好一会儿才算恢复过来。


三色飞机是整个扎进红白四轮怀里的,两人都难免一些皮外伤,却也不算大碍。


但这也太有伤大雅了吧!嗯……这体位,不能更糟糕了。


小飞机身上装甲凹凸的棱角硌得胸窗痒痒的。


更是那漂亮的机体挠得火种痒痒的——


哦,渣的,我他渣的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药师,起来……”意识到自己失态的理性主义者弱弱地发声了。


年轻的机体受了刚才这一下,关节简直要散架,根本动也不想动。身后宽阔的胸膛辐射着热量,暖得人整个都懒洋洋的。小飞机装作没听到对方的话,反倒火上浇油地翻了个身,头雕倚在温暖的火种舱前,一只手轻巧地游走,从身后紧紧环住年长的医生。


这一下红白机想不烧起来都不行了,心跳过速的火种在躁动,常年压抑的血气都在这一刻上涌。


医学院独占鳌头的天才绝不是天生无欲无求,更不是找不到一个伴侣,他只是不愿意找个没有感情的床伴将就。完美主义者在工作中做得是顺风顺水,生活中也维持着与同僚恰到好处的距离,但感情世界嘛……


克制,萌生,再压抑,所有的戏都只始于芯,也最终往往被扼杀在这里。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