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虚拟语气(五)

救护车恍然大悟为什么重逢时小飞机破碎的笑容……美得那么惊心动魄。


这真是糟糕、糟糕透顶了。


救护车明白药师的生活不会容易,但是没想到能不容易到这个份儿。


入夜的特尔斐,无天无光,留下一双灼灼的光镜孤独地明灭。首席医官在工作台前十指交叉撑住头雕,全无睡意。


他疲劳极了,一个循环内他奔波了很多地方,病房、停尸间、救护员的房间、急救员的房间——更见了很多人——活人和曾经活过的人……明明是有收获的,明明在努力下真相一点点水落石出……为什么,为什么那种失去的惶恐缭绕不散?……


——什么人很不合时宜地溜了进来。


这炉渣,向来学不会敲门。救护车这样想着,就听见来者几下摆弄出门锁严丝合缝地卡合声。


三色飞机呆滞地肃立,红色四轮虽然没有回头,却真实地感觉到对方注视的力道——恨不能把他看进火种里去。


无止境的缄默让救护车很不自在,他是该说点什么的。他有很多问题想向特尔斐主管发问,也同样有很多话想说给独当一面的伴侣听,这一刻,却都梗在发声器里搅成一团了。


是药师打破了僵局,纤长的蓝色手指小心翼翼牵起红色的、创造无数奇迹的另一双手,落下一个轻若无物的吻,笑声微微狡猾:“有没有想我?……”


“没有。”首席医官口中斩钉截铁,一瞬间滑过机体的颤抖却将他出卖。


地面单位急急抢回了手的主权,该死,这敏感的要命的地方什么时候让他抓住了?天,我怎么会,我怎么会这么快就机热了……


小飞机静了静,很满意地听到伴侣的排气扇功率越开越大。


首席医官光镜里的红蓝白色渐渐迷乱得难以分辨,任机体如何调节也于事无补,口腔也干燥起来,中央处理器里关不掉的报错弹窗顽固地叫嚣着。


一定是我老了。


救护车试图把机体的异常归结到自己的一把年纪上,但记忆中好像没有哪种老年病是这样表现的……


“可是,我想你了啊!”


小飞机一脸无害的表情让地面单位如临大敌。


“药师,你做了什么!”


“你知道的,我在铁堡医学院的主修是病毒学。”


好吧,从他进来就不过是碰了自己一下,连察觉都没有,病毒这么快就已经蔓延到系统了?这个怪才,他的芯思怎么都在这上!救护车想骂又骂不出口,尝试杀毒无果,他现在根本不敢有所动作,粗重的喘息,炙热难耐的机体,一举一动都可以引起连锁反应。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病毒肆虐篡改着内部程序,现实主义者为自己逐步被蚕食的理性惊慌无力的默哀。


“炉渣,哦……说吧,病毒效用,以及,药师,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药师自顾自地躺倒在充电板上:“你知道,我想对你下手可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想你爱我——只爱我。如果你还当我们还是伴侣的话,满足我。我所想要的,仅仅是你而已……”


这个爱=拆的回路是他渣的怎么回事?!绝对需要好好翻修一下……


摇摇欲坠的理智提醒救护车要冷静,步步紧逼的感情却蛊惑他:药师需要爱,而这份爱,你不希望是除你之外任何其他人来给他。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