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虚拟语气(一)

天地无极,雪落洪荒。


眼前的特尔斐不是一般的苍凉。


而穿梭机里的机却因眼前难得一见的雪景而心旷神怡。


可能吧,见到雪也就意味着离那个许久不见的机又近了一步呢。


塞星上的重建工作远非繁重二字所能形容——投机者见风使舵,当权者内讧不已,反对者蠢蠢欲动,争权夺利,党同伐异,无所不用其极。


即使救护车是个医生,不是个政客。这不是属于他的浑水。


然身在乱世,众人皆浊,何以独清?……


自愿留守塞星的救护车选择了一头钻进老本行,救死扶伤,悬壶济世,也只有工作才能让人心无杂念吧!


他并非败给事业,从未……但他不能战胜时间,当年名噪一时的首席医官已是风光不再,他老了,风来过,走了,吹乱时间的沙漏,只给他留下一双废手。


关于一个精干的新任首席重要意义的论述,帮助救护车艰难说服了那个号称活数据板的战略家,也为他赢得了这次星际旅行的机会。如何做个最棒的告别演出,心思缜密的首席医官早已盘算好一切。


救护车凝视着雪原中依稀可见的建筑,口中振振有词:


特尔斐,我来了;药师,我来了……


百密一疏。


穿过大开的医疗站大门,走过零星躺着几个病号的病房,救护车本就阴郁的眉头蹙得更加紧。


人都死哪儿去了?!医护人员呢?!


红白医生没能事先联系上这座边远的偏僻小站,他本来也没指望能有个什么迎接,可这也太……


继续沿着长廊向纵深行进,一间开门的房间里单薄的背影骤然攫住了首席医官的目光。


没错,三色的,带翅膀的。


救护车定了定神,克制地敲了敲门框。


老友头也不回的恶语相向,大约是他始料未及的。


“你下熔炼炉去吧!你哪怕毁了特尔斐,我也不会向你屈服!你以为——你以为能从我这得到半分好处?!做你U球的白日梦!塔恩,我告诉你……”


塔恩?


“救……救护车?不,不,没可能的,又是你的花招对不对,塔恩?!我早就看穿了,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恶魔……”


救护车默默地,默默地抄起了扳手。


如果这小子的大脑模块坏到不能用正常语言沟通的话,那也没多大关系,毕竟扳手可一直都是世界通用语……


……


错不了了,扳手大魔王。


全塞星再没有第二人能把凶器扳手使得这般出神入化了!


兴奋与狂喜一下子将三色小飞机卷入疯狂,地面单位还没来得及把修理活蹦乱跳的疯医第二顿扳手的想法付诸行动,就先被猛扑过来的对方掠去了发言权。


一个,激烈过分的缠吻。


救护车仓皇应付着唐突的索取,将口腔里的电解液悉数奉上,手指渐渐开始轻巧地游走,从故人深陷的眼窝,到颤抖不已的翅膀尖。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时间久远到两个医疗单元早已记忆模糊,但感觉之刻骨却让他们又难以忘怀。


所幸那份默契在时间的流逝空间的隔阂下只深不浅。


药师应和着救护车的温柔施力,红白的机体得以更亲密地相互纠缠……


然而,善意的提醒一句,门,没关。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