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过去时态(七)(大结局)

几百万年后,寻光号。


十郎的狭小洞穴里,漂移和阿十正有说有笑——应了救护车的话,这两个命途多舛的孩子的确很合得来。


“哇!赞美普神!十,你简直是太厉害了!”执法者手下赫然已经显出跑车的姣好身形,画墙上小剑士的神态栩栩如生。少年笑颜灿烂,跳起来拍大块头的背甲,毫不吝啬自己的溢美之辞。


“十十,十十……”虽然由于面部构造原因,十郎脸上的表情难以分辨,不过从他搔搔头的肢体动作不难看出,这个腼腆的好孩子在害羞呢!


十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扭转身子望向角落里静坐的人——那个第一次给予他如斯肯定的人,他感激他。


首席医官点了点头,嘴角挑出难得一见的笑,诚挚,温和,一切尽在不言。


“救护车~”剑士亲昵地贴过来,“我听说我们的首席医官曾经也是个颇有盛名的画手呢……Ratch,露一手吧,让我也见识见识!”


长者的笑意凝固了,光镜浮动着空洞的迷茫,当然,也只是转瞬即逝。


这次是摇头:“不行,孩子,我不行了……抱歉……”


漂移注视着眉头紧锁的救护车,轻拍他的肩以示安慰:“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哈哈,世界这么大,放芯交给我们年轻人好啦!没事,放轻松哦,Ratch~~”


敏感的少年心说:好吧,我懂,创造艺术是需要感觉的,可能老救换上那双不属于自己的手时,也丢失了那种感觉吧!


不,漂移,你不懂。该抱歉的事情是身为伴侣却不能坦诚……这件事,原谅我的私心吧!有些东西并不是换一双手就可能丢失的,无论是天赋,还是多年练就的技法与手感……关键在于,为谁封笔……


夜淡了,好容易才哄睡精力旺盛的少年剑客,听着他规律的换气声,医官辗转难眠。


把口腔里噙住的食指咬得生疼,就像曾几何时似曾相识的那样——


听说十指连芯,咬手指可以将思念的感情带给思念的人,况且,这可是你的手,哼,你不会无动于衷的吧,啊?


——如果你没死,你大约不会的。


第一千个平行时空,德尔塔兰。


“地球?什么时候走?”


“今天。事实上,就现在。”


“呆多久?”


“我回来前?不知道啊,药师。问警车吧。这也太——问警车吧。”


“有意思——那么多地方警车偏要我去特尔斐。我本要拒绝的。不过既然你也要被调走了……你怎么看?我应该去吗?”


“救护车?”


微微回转身体,想再流连一眼那个红白配色的机体,但,为时已晚。


药师懊恼地推开手头的工具,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我就知道——”小飞机喃喃自语,“你个没耐心的老炉渣!争强好胜!死要面子!我这半生总受你压制处处让你抢了先机——这次你总不能连回炉也敢在我前头吧?!普神,特尔斐是什么地方?雪与血的王国!我告诉你,我就没打算活着回来。如果你还算有良心没忘了我,记住了,别来特尔斐,别来给我收尸,给我收尸的时候别伤心……”


“咣当——”


说到这里,弯腰捡扳手的救护车手中的小东西再次脱手,首席医官毫不犹豫地一把抓起来掷出去。


“你说什么?蠢货,你有完没完了,事情怎么可能会那么糟……”


药师揉着被打得生疼的头,嫌恶地苦笑:“老兄,别自欺欺人了,特尔斐——霸天虎制裁部门的老巢,简直是太——太棒了是不?!行行行,没你的事了,快走快走快走,滚去你他渣的什么地球吧!!”


“你……说的都是真的,药师?”


“假的。少劝我,我去定了!死神面前,正是我的病人最需要我与他们同生共死的地方。我记得某某人说过,要与死神竞争……不是吗?……”


“……”


“信不过我的技术?切,你哪来那么多好担心的,快,你要迟了,安心上路吧,祝旅途愉快……”


“……”


“还不走?”三色飞机两手叉腰,满脸的不理解。


地面单位竟颤颤巍巍地踱步过来,手一松医疗箱里的工具散了一地,发怔的药师还没来得及回神,就被蛮力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近乎疯狂的拥吻间,流窜出低沉的嗓音,回荡在阴暗的医疗室,久久不散。


“我不走。如果我不能改变定局,起码让我也能做点什么吧……”


写在最后——未来是无法预知的,现在是难以把握的,但起码,过去是永远不会背叛的。


——起码彼此还拥有过去,称得上美妙、却终将过去的过去。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