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过去时态(六)

先看左边这只地面单位吧,活脱脱像只花斑涡轮狐狸,从手臂到胸窗,从腰际到下肢,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凹坑,时而冒出一块炮火的灼痕。虽然显而易见经过了一些拙劣的修补——但真的是技术太过粗糙!!差劲到预计维修前都比维修后好!


飞行单元僵硬地下勾着嘴角,游移的狡猾目光时而撞上冰凉凉的瞪视,便刻意摆出一个恶意的鬼脸。这只条纹石油兔子,啊不——药师,他的情况相比之下已经是相当之“仁慈”了,装甲平滑,抛光一新,美中不足的是……上漆打蜡很刻意地在一道道涂层间留了间隙,还有一些细密的勾画和涂鸦,不近看便难以察觉,但如果留心的话……重点部位的高亮标注小字详解简直可耻到了极点——


都看看都看看,走过路过别错过,这就是猪队友的技术呀!


能让两个洁癖的医疗单元干出顶着这样的失败艺术品这么损人不利己的事,真的只是因为一个近乎幼稚的动机——哪怕是自己掉价也要把对方的愚蠢昭告天下!


互相把自己交给猪队友保修补漆事后打扫什么的,真是个不能再错的决定了!


首席医官也算是见怪不怪了,强忍着把眼镜按回去,他压着声线对两个杰出的少年低语:“你们去哪里惹是生非了?不解释一下吗?”


“没必要。”言简意赅,救护车敲着脚尖略显烦躁地摇头。


“今天的重点不是毕业论文吗?”药师仰着脖子,双手环抱,发声器里灌满了尖锐的轻笑。


好……吧……但愿这两个好孩子不是被校园里打群架成风的混混带坏了……但愿不是我多想吧……


然而长者没能料到,是他,想少了。


接过两位学生的数据板兴致满满正准备仔细欣赏,结果,不小心瞥到题目的瞬间,一个没忍住,他当机了。


——《拆卸体位论及实用性研究》


……


因火种骤停躺在医务室打点滴的现任首席一错手又捏碎了今天的第二百三十五个扳手。


不出意料的,医学院今年赫赫有名的第一和第二双双留级。


痛心疾首之余,首席医官下令,今年的医学院——无·人·合·格!!!


提起购置好的高纯又不能浪费,这年的医学院毕业会变成了一场淹没在灯红酒绿中的嘲讽聚会。


有人抱怨,有人反感,有认真筹备却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学生借酒消愁,有本来就混日子的学生幸灾乐祸,有平时装得毫不在意的喝到动情当场泪奔,嗯,也有滴酒不沾的学神照样学习云淡风轻得好像屁事没有——就好像罪魁祸首不是他似的!


你知道我要说的是谁。


不免有喝高了理直气壮地想要找他干一架的,但来到近前,无一例外的都变了临阵脱逃的败将。


学神的气压低得不容人,让你敢怒不敢言。三丈之内,杀人无血。


喧嚣的小酒吧,救护车独占一角的清静,手中又是那随身的数据板,也不知道总在描摹些什么,但从行云流水的用笔来看,显然已经烂熟于心。


药师在另一个角落里,和偶然碰见的几个熟识的外系病人叽叽喳喳咕哝着,探索的目光却从未停下,忽然被某个红白机点得眼前一亮——


小飞机匆匆道了句“失陪”,捏起一只高脚杯扬长而去。


“找得你好苦,原来躲起来了,嗯,你这倒是清静。”


“嗯。”救护车偏了偏头,不置可否,“他们吵得很,我不喜欢。呵,疯狂的狂欢,疯子不去参加吗?”


“疯子?我??”药师发出咯咯的笑声,救护车抬起头雕,焦点收在对面的机上,他不懂得这怎么够小飞机笑得前仰后合。


幽闭的空间里,灯光投的很暗,三色飞机的机体折射出诱人的光泽。


“只剩下你我了……”飞行者优雅地踱步过来,攀着地面单位的肩甲,手指玩弄着他敏感的外置接收器,杯子捧到干涸的唇前,轻声呢喃着温热的邀请:“不来一杯吗?……”


红白四轮汽车伸长脖颈啜饮面前玻璃容器里蓝莹莹的液体,很赏脸的喝了个见底,顺着那只握杯的好看的手,一寸寸向上爬行的目光逐渐融化了冷厉热辣起来。


“先干为敬,不过,比起‘来一杯’,我还是喜欢‘来一发’更多一点呢……”


……


被根本搁置一旁的数据板上,是第三幅药师的全身机体素描……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