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过去时态(三)

救护车表示自己明明是很认真在对待这个不速之客呀,至于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的,他才不晓得。

药师把并不结实的的胸脯挺得高高的,光镜很有难度地翻着白眼:那你他渣的意思就是我的错呗!

救护车忙不迭回敬:人贵有自知之明,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药师把依稀可见牙印的食指举到救护车面前,音量开到最大:“瞧瞧,瞧瞧,这就是首席医官的本事啊!从医可真是辜负了这好一张伶牙俐齿——是不是,啊?救护车——”

被点名者呲了呲牙,吓得小飞机花容失色赶忙撤回了那只耀武扬威的手。

“闭嘴——谁叫你不会说人话非要指手画脚,活该!看来是咬得轻了,信不信我再补一口?!”

“你完蛋了,我告诉你,今天你不给我治好并且郑重道歉的话,我就跟你没完!”

……

你说一点小伤,对两个医学院临床外科高材生算多大点事?

但对两个自尊过头的傲娇,几乎就足够吵完下半辈子的了——

如果是准首席医官的话,修补包扎不过就动动指头分分钟的事。身为现任首席的得意门生,自然是免不了往来于贵族间的应酬;如果是个平民寻来,救护车会觉得义不容辞;哪怕你是个浪客游民混迹街头,仁心的医者也绝不吝啬出手相助——但是,同行?死敌?不不不,为什么偏偏是他?一句话,要我低头,没可能。

三色飞机躺倒在地装死不成,又开始哼哼唧唧烦起人来,你指望他自我医治?哼,好不容易抓到那个自大狂的把柄,高兴还来不及,你以为控制狂能轻易放弃?

“作孽!”翘着二郎腿扫描数据板的救护车扫一眼依然不肯让步的挺尸药师,怅怨地吐出这样一句。

倒不是在怪他,如果非要揪出个什么人埋怨一下的话,充其量也应该是自己。先动粗怎么也是理亏的,至于坚持……咳,嘴硬心气高罢了……

说来也惭愧,那么漂亮一双手,自己怎么就下的去口?冷静呢?自制呢?嗯,喂了药师了?!

也怪那双尤物,你以为不是万里挑一的极品能入得了医学天才的法眼吗?神机真人,你瞎眼了?那个一无是处的臭小子,怎么一双能迷人心窍的手就偏偏生在他身上了?……

老这么伤着也不是办法,最终双方各有让步,药师同意去校医室,前提是救护车全程陪同。

候诊室的长椅,两人各占一头,明明是故意保留了好大的距离,却气压低到没有好事者敢在两位太岁中间插一脚。

年轻飞机的光镜滴溜溜地打转,闲不下来的嘴又开了腔:“我说,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托上你的洪福,哟呵,我可得好好宣传下你的‘丰功伟绩’。这是什么地方啊?校医室!”药师顿了顿,向暗门隔开的治疗间努努嘴,“以前我可从来都是坐主人位置的!”

地面单位被烦得有些愠怒:“以前以前以前,药师,你那些以前值一个沙尼克币不?你看看吧,以前我没来的时候,你可还是全院第一呢!”

气氛骤冷,嗯,正中死穴。

药师隐约可见青筋暴起,之前不是没生过气,但绝对任何反击都比不上这次的沉默来得危险。

“无意冒犯,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很有必要和你说开。我不傻,相反,我清楚得很,你自报姓名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对你有印象……”

“什么印象?”

“并不好。不过大概不能比你对我的还差了吧!你敢说不是?”

小飞机一声冷笑,还真是,让你言中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