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过去时态(一)

铁堡最高医学院,毕业前最后一课,不太普通的一天。


却又着实是普通过头的一天,嗯,起码对于救护车来说是这样。


怎么,你不知道他?!天哪,就是——就是那个无人能匹敌的全院第一啊!不不不,不是药师,药师时代的结束,就始自那个转校生踏入铁堡医学院的第一天。


而此时此刻,鼎鼎大名的天才正安静地坐在他教室角落的御座里,一只笔撑着头雕,全神贯注的样子。


只不过,注意力不是在讲师的课堂上,而是……手中数据板的机体素描上罢了……


天才的眉头紧锁,完美主义让他对手部的构件几次修改仍不甚满意,索性笔一丢,躺倒在座椅上活动僵硬的关节。救护车其人,说来没有什么背景,却天生一种锋芒毕露的英气。


他确有自信的资本,他的辉煌既是天资造就,又与他的一手打拼息息相关。可不是每个学生都能得到塞伯坦首席医官的垂青,哪怕知道他蔑视权贵傲骨难训,哪怕他直言不讳嫉恶如仇,首席医官依然出于某种爱才的私芯,固执的施予这个少年他本来就少见的宠溺。


顺便说一句,坊间那个关于预备役首席的传言,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


课上开小差,早已是家常便饭了吧!


导师拉回不自觉又投给那个得意门生的目光,微微正色,扬了扬手里的教鞭,轻磕桌角,说道……


都是些有的没的,谁管你呢,爱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呗——


红白配色的后辈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什么毕业论文呀,积极筹备啊,形式有变啦——等等,那个两人合作搭档是什么鬼!?


首席医官点了他的名字,好孩子,你自然是有权力先开口挑个搭档的。


救护车不太情愿地起立,全班迅速汇聚来的目光让他芯里毛毛的。该死的社交场合,难以高攀的孤高天才习惯了独来独往,渣的,这种事情还不是得像往常大大小小的竞赛一样~~没意思,反正结局总是他一己之力艳压群芳拔得头筹——


救护车于是草草开口,含糊地随意应付道:“嗯,啊,我?我随便。”


长者呼出一口长气,以他所谙熟的弟子脾气,冷场也不是第一次,他倒也不大会刁难这个优秀的年轻人。


“那,药师呢?”


老师宽容不代表同学不会给他难堪,尤其是当某个被冷落多时的第二得到机会后。


只见那个占据第一排正中位置的全院第二名迫不及待地迅速起立,光镜里熠熠生辉。


哦,估计看到那小飞机典型的三色涂装,犯偏头疼的人已经不下一半了。


第二是个尴尬的角色,如果说遥不可及的第一让人羡慕,那么紧随其后的第二就是众人嫉妒矛头的所指。也怪这小飞机自己的性格,如果说心高气傲的救护车只是不易亲近难以沟通的话,那这个控制狂神经质的药师可就真的是惹人厌烦了——两个医学天才嘴臭的程度是的确不相上下的,但地面单位多数时候偏爱沉默,相比之下聒噪的飞行者恐怕更不招人待见……大约是处处低人一等受人压制,药师对救护车的看不顺眼早已是医学院不是秘密的秘密。


然而,一门心思扑在学业上的救护车哪会晓得这些?


药师的杀气直勾勾奔着某个人去了,但正主却浑然不觉,只见他重又操起了笔,对着那副作品入迷。


小喷气机抖了抖翅膀,步履意外的轻盈,走起路来一点声音都没有。


无视了闯入视野的一片红蓝,无视那警告似的响指,直到一根修长的食指带着愠怒几乎戳到鼻尖,沉默的画手才不得不施舍出他的目光。


即使如此,面甲干净的冷峻青年也仅仅是眯起光镜,头雕不太耐烦地向上倾起一个微小的角度。


不过这匆匆一眼带来的惊愕是天才始料未及的——


好,好漂亮的手……


……


对面尖刻的挑衅者涨红了面甲的窘态,小飞机精致起伏向来惹眼的机体,一双手再怎么漂亮,怎么看也都没有可比性啊好不好?!


真是——造化弄人,普神偏偏给了他们——两个注定走不到一起的人一个注定相遇的宿命。


小飞机张扬的尖细合成音不是一般的刺耳,过于直白不怀好意的话语,更是惹起了人群里一片哄笑:


“我要你——”


救护车已经隐隐预感到和这个不速之客的相处绝不会融洽,但那一瞬间,聪明人犯了个低级错误——他真不该被那双漂亮的手魅惑得忘了如何去拒绝。


“呵……”他听到自己的轻笑声,不置可否。


然而当天才恍然停笔,才发现那双萦绕在脑海的手,不知何时已经侵略到手底的数据板上……


我,默认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