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战略反攻(十四)

十四


“孩子,能勾起欲望而不是感情,你以为这算什么本事?!”


情场即战场。


从前以为这只是复杂多角关系才存在的浑水,没想到区区一个敌手就能让他万劫不复。


有原则的医官眼里容过沙子吗?……左掌抚摸上刚在年轻人能量摄取管道关联处留下精密一掐的右手,观望着那少年跳下充电床掩口飞奔向盥洗室,哪怕管线的过分敏感超出想象,也是自始至终的面无表情,只是刚刚录入的数据应该好好整理一下。


盥洗室,洁白的跑车趴伏在水池边缘,虚弱到甚至抬不起手去擦一下口角沾染的秽物。无色的清洗剂从阀门涓涓流出,剑士在一片哗啦作响中只是发怔。


体内一阵翻腾,过量的高纯从摄食的通道反噬上来,无可遏制的呕吐,好一阵折腾才算告一段落。


果然呢,听到没,他对我没一点感情呢……傻,傻透了,那为什么还这么飞蛾扑火执迷不悟……


不知道,或许喜欢本就不需要理由。


这条命是他捡回来的,这颗火种是他捂热的。很少有人能像飞翼一样触及剑士层层伪装处处谨慎的机芯深处,更别说他可以畅行无阻,这只是习惯吧,习惯了这个特殊而重要的存在。


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绝望和一点似明似灭的痴望,你又喜欢哪一个?


一抹清亮的光镜蓝就这么冷不防透过镜面折射过来,剑士正感觉一阵芯乱,那个扎眼的红白机却好像通晓他的芯意似的定在视野里不动了。


强拆未遂,很尴尬吧!想不面对也不行了,剑士不得已转身,唇齿开合了几下也没连出一句像样的话来:“嗯……我……我……抱歉……”


要说出人意料,救护车既没有一个眼刀抛向漂移闪烁的目光,也没有劈头盖脸一顿说教,反而连话语都不带一丝愠怒,只是平和地递过一条干净的软巾:“酒醒透了吗?”


“嗯。”埋在软巾里的面甲莫名地升温,剑士回答的声音微不可闻。


“那就好。”


温温热热的三个字一进入剑士的系统,就好像什么病毒似的蔓延开直到占据了所有内存。剑士贪婪地揣测,那种被神宽恕的感觉……那,那是关心吗?!


“那你还需要个什么理由干站在这儿?!”


剑士感觉机体里什么重要部件碎得拼都拼不起来了:“我……的确……这就走。”


“不行!”


???不是被下了逐客令吗……


救护车扫了眼茫然不解的小炉渣,要不要那么纯良无害的表情!怎么好像刚刚要做那么丧尽天良的事的是我不是他一样?!


“我说——不行。这不是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奄奄一息的病人我能让他活蹦乱跳地出去,活蹦乱跳进来捣乱的,我也能让你死上个千百遍还不算完的!”


莫非你要……


“我觉得我们的确有必要好好谈谈……走,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这么突然……太惊喜了不是??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