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战略反攻(十)


在电子门禁上无力地敲打几下,酩酊大醉的剑士拨开滑向两侧的门板,擦着缝隙急不可耐地挤过去,灯也不开,一进门就瘫倒在宽大的充电板上。


指尖细细摩挲上面甲火辣辣的灼痛处,情迷意乱,一时间竟让人分辨不出是吻抑或扳手的杰作。


如果你抱怨在夜深人静时独守空房,那么灯红酒绿繁弦急管里的那一位估计连最基本的正常发声都已经不会了。


“唔……不……不行了……”


“别着急着过载,不说实话,这就是惩罚——”


一个塞时后。


“对,就在那儿。挂了。”匆匆给通天晓去了条内线讯息,医官狠狠揉了揉操劳了一天的光镜,抬手打开自己舱室的门。


灯光亮起,看到一个难缠的小炉渣其实不是意料外的事,但救护车的脸还是习惯性地拉长了肉眼可见的几厘米。不是让他门外等着吗?这小子什么时候记下我入门密码的?看来不换不行了。


慵懒地在充电床上四仰八叉摊成大字的年轻剑士抬了抬头雕扫了眼进门的长者,连挪都没挪一下。


“够不客气的,那你最好躺着别动。我倒要敲出你大脑模块看看得喝多高才能烧坏成这样!”


扳手森森的寒光步步逼近,漂移腾地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坐起,麻利地卸下了自己的双刀大剑倚在墙角,甚至连刚刚自己带上床的灰尘都用手小心翼翼地拂掉,缩在充电床小得面积可怜的一角,规矩得不能再规矩地正襟危坐。


这小子的性格终究不像补天熊,从某种角度来说,同样是年轻人,漂移比补天士更懂得博人好感。(但补天士令人着迷的地方不就是他的张扬自信吗?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医官满眼嫌弃地上下大量着弄得满屋高纯味的闯入者,最终定格在他的右肩。


剑士正犯着高纯劲儿,晕晕乎乎地心算着与长者间拉近的距离。不过是打个哈欠的当,一只手直攻肩甲。剑士本能地想起身挣扎,另一侧的肩立即被人制住,微凉的妙手自上而下用了点力道把他牢牢钉在充电板上。漂移开口想发出点什么声音,又被一句轻声呵斥噎了回去。


“坐好,闭嘴!”


一红一白两具头雕相隔非常之近,虽然角度原因漂移无法回头去察看,但他能清楚感觉到。静谧把身后气体置换系统运转的平缓而规律的杂音烘托得格外清晰,带着余热的废气直往脖颈后最为敏感的管线里钻,温和的触感几下就挑逗得剑士光镜迷离。


似乎救护车的手指只是在小病人机体上魔幻般的摆了摆,偶尔停下来精敲细叩几下,不仅表层的抛光完成的得十分漂亮,就连内部的异样首席医官也已然了然于胸。


老救尝试着向剑士装甲合缝的连接处探入两根手指,比起卸下装甲的可视操作,这算是相当危险的行为,板甲微小形变的酸痛,偶尔被触及传导元件的瘙痒,几乎让剑士呻吟出声。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