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战略反攻(八)


没错,不只你一个这么觉得。起码对于首席医官来说不假。

那个小炉渣整天就只会跟那个不靠谱舰长混一块儿给我惹是生非。谁知道,谁又愿意管那个小混蛋现在又死哪儿去了。

面前床位上的身躯不自在地扭动了几下,医官这才从冥思中跌回现实。过分用力的手指从娇巧的小家伙机体上移开,活动了几下后,在消毒液里快速一蘸。

护目镜下一双真正意义上水灵灵的光镜滴溜溜地转着,挡板抬起一只手遮住有些刺眼的顶灯光芒。“你看了那么久,是……是很严重吗?医生,我还有救对吧!”

忙着吸水烘干双手的救护车侧身面对着蓝白配色的小病人和肃立在侧的紫色沉默保镖。“没那么夸张,线路老化,光学镜清洁液疏导管线阻塞,只需要一个小手术,你就可以像以前一样正常地泪奔了。”

小迷你金刚顶着灌满了清洁液的护目镜,视野朦胧,转头惹起一串咕嘟嘟的气泡,努力寻觅着大个儿骑士的身影:“你听见了吗,狂飙,我都说了我没事。”

面无表情的骑士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刻意摆出一张冷脸来冲淡光镜里依稀的关爱。

救护车将这一幕尽收光镜,手好似漫不经心随意指向医疗床边一张小凳,无声胜有声,全然是命令的架势,反正首席医官也早习惯了被旁观。阴沉倔强的非霸天虎这次也颇通晓,没有再多推辞。

调整好床位的高度,置好手术器械,稳健跨上转椅,老救聚焦凝神,卡在右侧光镜前的放大镜片微微泛着柔和的光晕。

被一把小螺丝刀顶在螺丝上的明蓝金刚被近在咫尺的旋动刺激地一下下颤抖着,医官实在不耐烦了倒转手中木柄给了眼前精致的小脑袋一下:“别乱动,就好了。这还用不着下线。”

行云流水,单纯的手术没可能达到这种一气呵成的境界,哪怕是救护车——在学会对待他的每一个手术像对待一个艺术品前,他也曾经遭遇瓶颈。咳,天赋什么的嘛,那双巧手只是今天的成就一点点点点点点并不重要的因素……那脑残剑士扯淡的什么“神机真人赐福”我死不承认——但这也不代表它可以随随便便被取代。

这双二手货,大概不算在随随便便的范畴吧……

这双手虽然比不上原装,但看了眼那茫茫TF海中的歪瓜裂枣,医官还是咽下满芯的别扭勉为其难地“笑纳”了,毕竟救护车不能克制精准地给那群只知道逞一时之勇的蠢货们丢几个最大号扳手的冲动——而这需要一双替补。

值得庆幸的是这双替补在原主人身上的手艺没有损失分毫,在一段很短的磨合后老救做到了跟每一个传感节点达成默契,足够治病救人的了。曾经的寻光号上有催眠二宝,老救的手,通天晓的法,那么请你记住,现在依然如此。

小意思,很快挡板卸下的光镜被投入到一潭消毒试剂浸泡着,医官用指尖捏着小古董机的下巴,指示着他左右转动头雕,观察着埋没在清洁液中的密集暗线走向。

本该是最需要全神贯注的时候,一声声歌声由远及近飘来,透过严重粘连不清的音节,还是可以辨认出这是首充斥着坊间俚语的古老小调。仿佛是歌声的共生体,与此同时,浓醇火辣的高纯味也不甘示弱地刺激着TF的感官。

让人沉迷的气氛,可惜了,这不是背离记,不是个能让任何人撒野的环境。可以想象,医疗室至高无上的暴君是怎样瞬间黑了脸色——比通天晓的愤怒升级版还要再高至少5%的危险指数。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