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战略反攻(五)

补天士不知何时踱步到了颓废的漂移身边,满是同情地轻拍他的肩部装甲:“一句话说,就是没拆成,救护车把你一个人锁进了医疗用品仓库,直到一个塞时前?”

“甚至还不止,你想不到的,一个塞时前发生的事……”

“漂移,漂移,醒醒……坏了,该不是循环系统管线冻住了吧……”

“唔……Ratch……”漂移瑟缩在盛装医用绷带的大箱里,经久无TF居住的库房果然够治“机热”的,这里只有比热容较大的有机物还残存着点余热,但恐怕这也不足以温暖剑士僵硬的机体。

“哼,没死透的话,就一秒钟时间滚出来,否则我就动手焊死这扇门。”

在此一搏,剑士硬着头雕一个漂亮的鱼跃准备好了硬碰硬。门被撞开,嗯,出乎意料的轻松,一个骨碌摔到医官脚边,身后惹起乱响一阵。

……

是,怎么了,我又做错什么了?漂呆呆愣了半响。

救护车一把握住四溅横飞的扳手,深抿着唇,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接着剑士忍不住为自己的CPU运动速率而掩面了,世上还有事情比忘带钥匙被迫露宿街头,一天后发现门根本就没锁更令人懊恼的吗?眼下的红白跑车就正受着这种煎熬。

我,我现在甚至能想象出救护车是怎么用三个扳手卡死门锁的,简便易行也同样易于破解的小伎俩,可是我……我甚至连尝试都没有尝试过一次!!!

“漂移,你连智商也一块删除了??!!……”

剑士嗫嚅着,垂丧着头,一言不发地侧身让过医官,从这个噩梦里逃之夭夭。自始至终,不敢去对视老救直勾勾锁定着他的光学镜。

归根到底,是我太信任你了,从来都是如此,我的普神。

两辆年轻跑车沉溺在沉默中,终于,性子冲动的金红小跑觉得他不得不说点什么:“我很抱歉听到你的生活这么不顺,如果老通是这么句句伤自尊、夜夜不同床的TF,我恐怕早就放弃了……你呢,漂移,你是还要坚持下去吗?”

“我不甘芯。”漂移再次仰起头雕时,光镜里折射出的异样光彩早已取代先前的一脸戚容,“你能帮我吗,补天士。”

补天士惊得一跳,好友的脾性他心里有数,素来温和乐观的双刀客很少会显现出这样的喜怒无常、戾气冲天。补天士神经大条,横看竖看那些往来于医官与挚友间的唇枪舌战也看不出有半个沙尼克币的好感,更别说还他渣的发展成这个样子!

他的死党二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整天猫医疗室纠缠老年人的呢?补天士当然不会晓得这和他死命勾搭大副疏远了二副有什么关系,但深谙人情世故的老救知道得真切。正因如此,医官话里那些讽刺批判的味道比起话外隐藏的理解关心倒显得不值一提、无足轻重了。

漂移由于自己不堪回首的黑历史有意无意的自卑,可以说芯底的感情柔软内敛而易伤。普神晓得补天士不过就是在一次调侃漂移时抛了两句玩笑话,白剑客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一不做二不休……活该他个小鲜肉被救护车做成了熟饭……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