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战略反攻(三)


“完了,就是这样?”补天士几乎是高八度地叫嚷出来,“就是因为这个你跟旋刃砸了背离记来了场聚众斗殴?”

“是差点——”漂少没好气地纠正道,“要不是我的双刀大剑放在了背离记外的话——旋刃他,简直就是人身攻击!”光学镜颇是灵活地朝着办公桌前笑得前仰后合的金红跑车翻了个白眼,“补天士,你笑够了没有?”

年轻Prime收敛了些,从舒适的靠背座椅上直起身来,光镜的蓝色回归到一贯的让人感到热烈难当:“嗨,放宽芯,漂移,背离的臭嘴出声从来不经过大脑模块,旋刃说那话也不过是那对大钳子又痒了迫切得找个人干一架……事实上为那些没意义的废话占内存又是何必?嗯,老通可跟我报告你昨天没回自己舱室充电,今早也没有按时签到……我是说……你跟医官只要生活和谐那不就啥事都没有了嘛!”

一直低头不语的红白剑士闻声抬起脖颈,意外的,玩弄着手指的任性舰长注意到那面甲上深深悲怆的表情。

“事实上并不是。”

“我知道,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你们都能吵起来,这也不算什么吧!毕竟床头吵架床上‘合’嘛!!”

拜托,那是你和通天晓的相处模式好吧!是我不想合吗?!老救根本就没给过我机会上他的充电床啊啊啊啊啊啊啊!

“若真是那样,你们所有人都认为的那样,就好了……”剑士又一次耷拉下头雕,一双光学镜失神地简直像是想自熄。

“骗谁呢,那你上一个自转周期……不对,漂移,你不对劲,到底怎么了??”

时间倒回上一个公共充电时间,警戒任务归来的剑士独行在甲板上,夜气缭绕。停顿片刻,善良的剑士习惯性地关闭照亮的前灯以免惊扰他人,姑且借着应急灯一点有限的亮度向黑暗中摸索去。

习惯性地绕远,习惯性路过医疗室,习惯性瞥一眼医疗室的门缝,习惯性亲吻医疗室里漏出的几许光芒。只不过是前路黑暗罢了,漂移这么对自己说。但叫他,怎么拒绝向来照耀他的普神呢?

还没给漂移机会推门进去,灯悄然熄了,加固门板左右划开的声响,惊得敏感的刀客闪身遁入黑暗。

昏暗的应急走廊灯勾勒出那个熟悉的轮廓,是他。剑士顶在刀柄上的指缓缓归位。似乎,疲倦的医官没有发现他。

开始或许是出于某种少年的玩心,漂移并没有选择上前打个招呼送两句关心,而是尾随着救护车行进。

漂移小心翼翼的,以前还是蛮在行这个的,对于自己的身手这点侥幸,呸,自信还是要有的。指尖从一堵墙跳跃到另一扇门边,隔音很是不错的甲板安静地只剩下医官一个音源,跟踪者的芯绪渐渐被摇曳的光影撩拨地狂躁不安,胡思乱想着门后的房间里是谁在充电床上,翻云覆雨,而映入光镜的,还是医官一尘不染的机体。

嗯,他的伴侣,名正言顺的。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