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同居(清水,高绿高)

同居

※短小,青涩,全年龄向,无明显攻受,情人节的薄礼,结尾是我一直以来的心声。我这个人嗜甜,所致力于描写的,就是这种味道的感情啊!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高尾回来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他蹑手蹑脚凭着良好的夜视在出租屋里摸索,刻意避免吵醒他作息规律的同居男友。

床头灯的橘色暖光随着开关扳动的细微啪嗒声亮起,紧接着是拖鞋在地板上划刻的声响。

“我回来了。”中分男人低声轻叹。

高大的身躯背光出现在玄关,绿间穿一身齐整的睡衣,头发却有些蓬乱。丝缕光束透过那松散的绿发照进高尾的眼睛,让他感觉些许湿润。

“真抱歉,吵到你了……”

他们熟稔得好笑,像是金婚的老夫妻一样不再以名讳称呼,谈论起家长里短如此顺理成章。高尾的笑容和煦,却又不加掩饰地疲惫,三下两下简单结束洗漱,他对还在等候的绿间伸出手,圈住他的腰带往卧室。

“没关系,刚躺下而已。并且……睡不着……”

绿间顺从于推搡着他的力度,这份坦诚倒是和绿间“更进一步”之前高尾想也不敢想的。微光依稀辨出写字台上笔记和书札的轮廓。高尾目测了那本巴掌厚的医学典籍里书签移动的厚度,知道绿间所言非虚。

“今天也辛苦了呢,小真。”

他转过头,面向恋人,尽可能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尽管显得有点虚浮。并且在收获了对方长时间茫然的注视后,逐渐脸颊发烫、妄自菲薄。于是撤出一段距离,自顾自除去衣物,在任何什么年代,和恋人裸‖睡都不是什么秘不可宣的罪状。这行为不带有什么附加含义,单纯是——高尾觉得放松而已。

绿间的眼神慢慢地变了一种感情,他用被褥把男人的裸‖体卷进怀中。

“过来,给我抱。”声音轻得像是贴着心口呼吸。

男人吻着肌肤裸露在外的部分,嘴唇间流露出吸吮的声音。

绿间的手写体非常工整漂亮,半小时前伏案对照典籍修改论文细节的他燃尽了所有理性,诞下一串荒诞纷乱、毫无章法、完全背离他个性的吻。

前进的每一个脚印,都在恋人的身心烙上烙印。

初入社会的他们,也约定好要和彼此一起成长为更优秀的人。

生活是苦的,你是甜的。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