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醉驾(高绿,成年同居设定,清水,有青峰串场)

※翠翠生贺第二发!板车一生推!本篇是一个老司机翻车的蠢萌故事,谢谢捧场!

驾驶座端端正正坐的是绿间真太郎,正后排歪歪扭扭躺的是高尾和成。

绿色的私家车被敲开车窗。

绿间面色不悦眉心一紧,几乎片刻之后就恢复到往常胸有成竹的神釆,他扯开系得一丝不苟的安全带,拉开车门向外看去。

高尾本来因为酒醉迷迷糊糊地拉扯着领口,从车门灌入的深夜的寒风一下将他的晕眩吹走大半,他挣扎着坐直身子,浅色的标准制服在夜色中依稀可辨。

“您好,先生,请出示驾照,例行检查,请您配合。”

车内充斥的属于高尾的酒味早让绿间嫌弃了一路,只要是个嗅觉正常的绝无可能没有察觉,迎面对上交警怀疑的表情,绿间倒也不显意外,接过对面递来的东西时坦坦荡荡地丢下一句。

“喝酒的是他,我一滴没沾。”

对方只是点头示意,绿间笃定自己清清白白也懒得辩解,在脑内仔细确认了驾驶方面的相关人事无误之后,对着测量酒精的仪器呼一口气。

人事已尽。

看着仪器显示的数据出乎意料地一路飚高最终超过了正常范围,自信满满的人仿佛遭受了晴天霹雳似的,瞳孔放大,一双翠色的清亮眸子瞬间失神,身体向后倒在椅背上。

后座的高尾不知何时已经关切地凑了上来。

“哎哎,警cha小兄弟……”

“下车!”

无可商量。

……

秀德篮球队一年一度的聚会十年来未曾间断,来的人有时多些有时少些,但五位正选们从未缺席,今年的绿间真太郎和高尾和成也早早就收到了请帖。

木村家的水果店第七家分店开业,宫地把偶像的第三任丈夫数落了个遍,再聊到大坪妹妹添了个胖小子,不知谁提到了仁仔的腰椎间盘突出,高尾嬉皮笑脸地把自家的外科王牌供出去,绿间炸毛骂他没有医学常识……酒桌上话题在变,当年球场上挥汗携手的情意却历久弥新。

还有一件上下同心永恒不变的事——对奇迹的世代三分神射手的“欺负”。

“绿间你又不是小孩子了!像个男人一样一口闷!”

“大坪前辈我拒绝!”

“前辈都敢拒绝,碾死你哦!”

“宫地前辈这是原则问题,喝酒伤肝,你们也应该注意身体……”

“少喝一点,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这绝对不行,我回去还要开车……”

绿间犀利的目光瞟向一边高尾早已被酒精醺得微红的脸,投出一记杀伤性极强的眼刀,而高尾浑然不觉地冲他扬着杯子笑了笑。忍无可忍的绿间上前要夺。

高尾执拗地单手挡开绿间,原本清脆的声音在玻璃杯闷闷地回响。

“我替我家小真敬各位前辈了……”

一阵哄笑,指向绿间的矛头也便随即散去。

高尾嗜酒,更嗜绿间。熟识他们的朋友没有不知道这个的。

高尾的酒量好,酒品却不敢称道,而绿间恰恰相反。

高尾为人爽朗,适度酒精刺激下的头脑更是健谈异常,和绿间共同出席的应酬,他从没有一次醉过。

这个老友聚会的场子当然不能以应酬无情称之,绿间把高尾扶进车座时,想着他或许挺在乎,超过外表所表现的。

但这终究不是任性的免罪符,说到底那家伙就是摄入了过多的酒精,不负责任的把一切烂摊子甩给他一个人。

高尾负责交际,绿间只需要出席,谁能说挡酒不属于交际的一部分?两人份的酒,还要怪他不能游刃有余地善后?

在这点上,绿间的确没骗人,散场后他得开车回两人的居所。

绿间替高尾解开衬衫头两颗扣子,他绑上安全带时眼神扫过那人对称的锁骨,手下不自觉加了力道。

拴紧他。

绿间第二担心的事情就发生在此时。顺带一提,第一担心的才不是这家伙身体不适。

高尾攥住了绿间未来得及抽离的手。

前面说过了,高尾酒品不好——匿名当事人绿间真太郎不想透漏了解这个信息当晚事件发生的具体经过。

高尾睁开了一对银蓝的眸子,像是班主任面前无所适从的小学生样扭动身子,语调发甜。

“小真~”

绿间舒了一口气,作为同居人和亲密伴侣,他不可能不了解对方的精神状态,以高尾眼皮发沉的现状来讲,他更可能会陷入昏沉地睡眠而非亢奋地搞事。

“累了就歇一会儿,很快到家。”

“你真好看……”

这句话从高尾口中绝对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再不会像一个初恋的笨蛋为此红脸,绿间别过脸冷哼一声,决定离开窄小的后座。

如果不是被抓住了手腕,绿间已经这么做了。

手上传来力道轻柔的抚摸。

皮肤白皙,十指修长,他身体的这一部分美得活像个姑娘,指甲的保养未曾生疏,仅仅关节留下几处职业性的薄茧,而高尾爱他如命,对于绿间所爱惜的东西自然是呵护备至。

与他不沾阳春水的手指对比鲜明的,是高尾留下的厚茧。

绿间弓起的脊背已经有点难受,他在想合适的推开高尾的办法,毕竟那种充满感情的触碰是他所不善应付的,高尾无理起来不分场合不顾地点,情欲上头的他非常的难搞……虽然只是极少数情况,总归是变数,让心有余悸的绿间不得不防。

车内酒精的气息太重,待在这样的环境中多多少少影响人的思考,被一个念头闯入绿间的脸立时发烫。

都说酒后吐真言,这家伙,平时成吨的花言巧语里真心能有个几斤几两?

“哪里?”这是反问他的。

脖颈被收紧,呼吸被拉近。嘴唇因亲密的前兆而紧张蠕动,在看到他舌尖探出的一点猩红时,毒蛇的信子已然袭来。

他们亲吻,绿间被高尾口舌间的辣味刺激地差点哭出来,在他所能挣扎之前,那股灼热已经烧遍脸颊惑乱心神。

即使是对于一个深吻来说,这样大的动静也有些过分了,他们几乎是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来感受对方,分开时绿间慌张地用西装袖口抹掉口角牵连的银丝,高尾咂着嘴巴,慢慢地倒回座椅里。

“哪里都好看……脸蛋好看,身材好看……”

并不意外听到这样不正经的答案,暗自腹诽这家伙果然是轻浮成性,绿间回到驾驶座关好车门拉上安全带,在发动点火时却听到高尾轻若无物的哼声。

“心好看,善良的心,坚强的心,始终如一的心,果然还是喜欢我的那颗心,最好看了……”

……

理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绿间一下从回忆中猛挣出来,但这对当前的处境毫无益处。理智迅速估计了可能出现的最坏结果,羞恼盖过了残留的温情。对于一个严谨守序的好孩子来说,这种耻辱真是无法忍受啊……

“啊诺,小真……”罪魁祸首显然是一副事后酒醒的样子,他如果不发声绿间还想不到迁怒,但这种时候说经他之口任何话都只是火上浇油。

“闭嘴,高尾!”

果不其然被气头上的绿间斥责,这边他已经面无表情地递出了驾照。确实是自己人事未尽啊……为了脱罪他大可以不择手段,但那不是绿间的作风。当年尚还中二的毛头小子,也知道别在法律面前无意义的挣扎……不过,敢作敢当,也是他的优点吧!

“小真你看,那个不是……青峰jing官吗?”

急中生智,多亏了鹰眼才锁定了一抹融于夜色的黝黑。

“青峰——”

绿间也眯起眸子极力看去,作为人民公仆却在执勤哨的躺椅上大爷似的睡成一坨,好像也的确是唯有那个家伙才干得出来吧……

青峰身上披着件制服外套,懒洋洋地用小指掏掏耳朵,对被打扰了好梦极度不爽,半晌哼出一句话:“谁啊……吵死了……”

眼尾一挑,扫到一抹罕见的绿色,才勉强抖擞精神站起身,摇摇晃晃地朝这边走来。

就算这小子前些日子连续在岗上办了几个漂亮案子,也不至于被jing局宠成这样吧!专挑夜班偷懒睡大觉什么的,是摆明了故意的吧……

果然和从前一样不尽人事啊……

绿间差点脱口而出就是说教,但考虑到他现在实在没什么立场教训青峰,高尾这个人精抢在他说话前开了口:

“呦,好久不见啊,青峰~绿间怎么可能酒驾呢,你们这仪器会不会出了点故障啊?”

“哈?你说啥……”

青峰扯了扯肩头下滑的外套,活动着僵硬的脖子瞄了眼显然是下属的小交警。

“青峰……青峰队长。”后者立刻一个哆嗦立正。

“酒驾……绿间?呵……”

青峰的目光懒散地在众人身上扫过一圈,没有放过绿间通红的两颊和高尾勾起的唇角,然后打出一个大大的哈欠,扯过同事手中已然填好的罚单。

绿间的心跟着一提。

——然后眼睁睁看着青峰混不在意地把那张薄纸揩了鼻涕。

青峰清了清嗓子,正色道:

“我问你,1121×77是多少?”

绿间悬着的心放下了。熟悉的四则运算使他专注思考心无旁骛,属于学霸的自信令他嘴角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推一推眼镜,口齿清楚地报出答案:

“86317。”

这边青峰完成了又一个哈欠,他把成团的废纸往垃圾篓一丢,满意地看着纸团进框:“什么破玩意我怎么会知道啊?不过绿间,你这不是脑瓜清醒得很吗?走吧走吧,别打扰我休息,还有高尾——管好你的嘴!”

青峰还真是帮了大忙了……今天巨蟹座和处女座相性相合,果然晨间占卜是不会出差错的……

心有余悸的绿间利落驱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思绪却不自主地开着小差。

那么今天巨蟹座和谁相性最差来着?

——啊,果不其然是天蝎座啊!

所以今天那家伙还是睡沙发的好。

评论(1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