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凶器(高绿)番外一

番外一

黄泉路尽,彼岸花海。

血红色遥遥地在远景中显形,令人陡然生出敬畏之情。

是这条路吗?眼底有些模糊——不过曾经多少次取人性命定人生死的高尾和成大概没有立场问这个问题吧?

并不是受制于武力,而是拜服于品德。他被自己曾经拥有的、丢失的最渺小不过的力量战胜,心甘情愿地接受命运的轮回。

似乎是没有回头的理由了呢……

并不是后悔,却难免遗憾。嗟叹二人迥乎不同的立场,和终将错过的人生。

临到近前,有人负手而立,红发红衣,好似开在血海之中的一朵仙葩。端详之下,心底大骇。

“赤……赤司……果然是不放心么?居然追到这里来结果我?”

赤司转身,脸上的不悦并未直接表述,红瞳亮得人不敢直视,高尾轻声蔑笑,并无怯意。

“嘛,懒得逃了。这条贱命,哪值得你们兴师动众?你要就送你吧!”

“对了,有个事拜托你,小真——我是说绿间真太郎,替我转告他,别对别人那么好了,这世道,好人未必好报。厉害的大妖多得是,他太善良,早晚要赔上自己。”

“照顾他一点,要是你朋友忙都不帮,你也太不够哥们了赤司……不,算了,想来你这么厉害也不会考虑不到这些……那算我自作多情……”

收获了来人一记狠狠的瞪视。

嗯?我的鹰眼瞎了吗?那个眼神是——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和赤司的行事作风差太远了吧……

看不懂你们人类啊……

“我来这里等你,不是为了听这样一番废话。”

“是是是,那敢问赤司征十郎大驾光临是有何贵干呢?”慵懒的轻浮语调,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除了最重要的人,谁也不能让心死之人认真起来。

“修正天命的错误。”

“……”

……这么中二的回答我可以笑吗?你确定这语气不是被某神棍传染了?关爱交际花你就给我起这种根本无法接话的话题?

“其他的你没必要知道。你只需要记住,我的天帝之眼所看到的就是唯一的天命,必然发生,不可改变。”

“……我能问和小真有关系吗?”除了那个人以外什么都不想关心了啊。

“事实上,就是在真太郎为你求情的那一刻,天命已经注定了。”

“那是过去式了,人尽皆知的事情好么?他导致了结果的发生,不代表一定参与过程——你说对吧?”

“你想知道你们的未来?”

“是。”

“我只能说,息息相关。”

高尾深吸一口气,掉头反向折回:“虽然很不想跟自己曾经的敌手这么说……但还是谢谢你了,赤司。我懂你的意思了。”

望着那人远去的背景,赤司矮身折下一支花朵,自言自语:“一念成魔,一念成佛。所以说不管是福是祸,这是他们命中注定的羁绊吧。”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