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凶器(高绿)(七)

高尾自顾自去桌前坐下:“小真辛苦了,除妖这种事听起来就很累人啊,渴了饿了就请自便,跟我你还客气什么?”

绿间真太郎再怎么卓尔不群,到底还是肉体凡胎,找寻线索几天忙得脚不沾地,不吃不喝怎么说都会对人类的体力有所减损……某种程度上他和高尾的实力未必能拉开差距,但状态不佳多少影响了他的发挥。高尾摆摆手,施法变了一桌酒菜,等着看绿间的好戏。

呐,变成蜈蚣的筷子爬上手腕,被尿臊味的凉茶呛到脸绿这种事,发生在这个人身上一定会有趣吧……

然而绿间并不上钩,高傲的人怎么也不肯向高尾的方向迈出一步,对那满桌精致的佳肴不屑一顾,他坚定的目光直直钉在高尾身上,似有千钧之力。

高尾扫兴地翘起二郎腿,头枕着双手往藤椅上一瘫,语气可不像表现中的那么无害。

“敬酒不吃,要吃罚酒?你这个人也有点太无趣了。打架打不赢,斗嘴斗不过,要从你身上找点乐子,又三脚踹不出一个屁。你是不是以为,不过来我就真拿你没辙?还是觉得我的耐心是虚伪,等不及要看后面的正戏?”

绿间嫌恶地看着对方顺手一指,身旁凭空多了张矮凳,像是有意嘲讽他的身高似的矮的过分,绿间和人相处一贯注重安全距离,这个安排让他感到满满的恶意。他本能地想拒绝,但转念意识到对方的试探,败在法术上的他本已经没有胜算可言,此时何尝不是抓住每个机会在言语交锋中揣摩敌人?和普通人比量目力他尚不占优势,高尾和成又怎是常人?靠近一点,或许对他利大于弊也说不定。

“事先声明,才不是害怕你有所企图,也不是想和你做什么朋友……”

高尾因他的顺从而大喜过望。

“是吗?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怕那个……怎么说来着‘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都说了不是!你到底有没有在听人说话!知道自己是鲍鱼就给我闭上那张臭嘴!!!”

骂人了,天!虽然不是什么高级粗口,但毕竟孺子可教不是?人总是脆弱的,会把他美好的品格逐渐腐蚀的……当他漂亮的皮囊下心如死灰,他就完完全全是属于我的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