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凶器(高绿)(三)

绿间自小憩中转醒,衬衣已被冷汗湿透。他最近睡眠总不安稳,频频梦见一个陌生男人的音容笑貌,看上去年龄与他相近,留着怪异的中分发式,发疯地在他怀里狂笑大哭,而他自己——梦中的自己每次都是按着那个脑袋柔声安慰,除此之外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再记不得。他遍寻古籍也不知此梦何解,想破脑袋也不记得与这人有一面之缘。梦醒之后总是感觉心内空空,雪泥鸿爪徒留伤感罢了。

自那日追去城南线索再断,疯狗投水淹死在护城河中,乞儿的尸身收监官府,只等仵作验尸后以意外结案。绿间真太郎又陷入了困局,想那妖一日不除,还不知多少无辜百姓要遭性命之忧,更觉得自己责任重大、义不容辞。不过既然手指有好好保养,扶正运势的信物不曾离身,除妖所需的器物都准备妥当,符法咒术也不曾生疏,该是哪里人事未尽呢……

“你该知足了,老兄。”身侧血水遍地,指尖却不染脏污,那日当铺的黑衣男子勾起嘴角,家长里短叫得亲近。

“不过精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他把手里沉沉的金锭嵌进尸体胸前的缺损,“心机用尽,毕生敛财,到头来把自己卖了块还没有心脏大小的黄金,我都替你不值啊~”

按理说移尸已经很不符合妖精的一贯作风,可高尾和成不是那种怕麻烦的妖精,虽不至于会好心到给一个渣滓挖坑修坟,但既然想借他的一方宝地做点更好玩的事,少不了处理一下这个碍眼的麻烦。

高尾把匕首挂在店里的显眼位置,茶壶刷过三遍新烧了开水添了好茶,又不厌其烦把当铺内外清扫了一遍,这才慢悠悠地拖把藤椅到店门口晒太阳。门外正有好奇女子向店里探头探脑,新店主懒洋洋地送了个媚眼,凭借一副出众的皮囊,竟有几分摄人心魄的魅力。

“哎嘿,姑娘生得好生标致,不来看看店里时兴的胭脂么~”

“新来的店主吗?那……看看也无妨吧!”

众生往来,欲海沉浮,谁知道下一个是谁给迷了心窍。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