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猫王

渣文,日语入门,声控,沉迷日本cv,达子本命不动摇,新晋原耽魔道粉,魔道忘羡‖黑篮板车‖博多马场林‖TF救漂‖owDJ等等✧٩(ˊωˋ*)و✧杂食无雷点好勾搭欢迎来访

凶器(高绿)(二)

刀柄以阴文镌刻出晦涩难懂的古语,暗色的浮雕装饰里透着一股阴鸷之气,一颗叫不出名的灰蓝色眼形宝石点缀其上,流光炫目。狭长的匕首裹在皮质鞘中,指抚上去冷气逼人,以两指施力抽出寸许,刀口泛蓝,削铁如泥,不消多言,就知道是把绝顶的上品。

老板嘿嘿傻笑着,把匕首重又封入鞘中小心揣进怀里,暗笑那个不识货的乞儿给他捡了这么个漏,二十两碎银就乐得那小痞子屁颠屁颠,哈,看着规格制式绝非等闲,若能寻个王公贵族的好主顾,后半辈子都能吃穿不愁……

正寻思时遥遥一个人影晃进店里,老板心情正好满脸堆笑地迎上,只见一个男子衣冠楚楚长踞拖地,眉眼之间英气非凡,一双银瞳里似笑非笑。

“呐,早啊,老板~”客人倚着柜台向店里眯眼张望,看着架势便知不是一般人家,店主自然殷勤。

“是是,客官您生面孔,典当还是淘货?”

“哈哈,我就随便看看,你这里好像不少有意思的东西哪!”

“是是,客官您好眼力,看到哪件随了眼缘,您便宜带走便是。”

来人也不客气,微一点头向店里径直走来,一会儿在玉佩流苏上撩一把,一会儿抓把折扇学人风雅,好像对所有事物都饶有兴趣似的,左右看了许久。店主这边揣摩着客人品味喜好,认定这作风必是有钱的金主,更为卖力推销介绍,最后客人把玩着一块翡翠石踱到桌边,店主极富眼见地奉茶。

“一点新春毛尖,请您尝个鲜。”

忽然门外呼啦啦一阵响动,门柱边高悬的灯笼不受控制地摇动起来,店主被打断说话面有不悦,这边却是客人先行赔笑:“看来起风了呢!”

话音刚落,更猛烈的风吹得窗纸乱响,门扉猛然撞合发出一声巨响,房内昏黑,窗纸透过的光之勉强照清人影器物,主人促狭地要去点灯,却被客人轻快地唤住。

“唉,急着走什么,你不是还没报价吗?”

那人把手中的石头高高抛起,又稳稳接住,狭长的凤眼如孩童样狡黠,与其说精明刁钻,倒是浪荡子弟的轻浮气更胜一筹,商人上下打量几眼,咬咬牙下了个宰客的价。

“哎呀,那可是罕见的碧玉呢!看您面善,给您掐头去尾算个便宜,四……五十两怎样?”

“咦——”一声刻意的长音让店主有些心虚,客人古怪地尖笑了一声,“都是小数目,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贱上许多呢!”

真是怪人!商人轻舒口气,庆幸碰上这么个人傻钱多的家伙,几欲暗恨没再狠宰两刀。

然而接下来那人不善的话语几乎钉穿他的心口。

“怎么你二十两碎银把我从乞丐手里买下,自己的命也就值五十两而已吗?”

“什……什么……”

银眸里凶光毕露,店主方始从发财的美梦中察觉到危险。来不及撒腿逃跑,被一只手扯住衣襟拖到面前。胸口一阵寒意,心口发紧,似乎隐隐预见到大限已至。

掐住那只毫无人色的手拼命挣扎,那人只是笑,刻意压低的声线依旧尾音上扬,残忍怨毒,深入骨髓。

“呐,带你去个好地方,奇珍异宝,荣华富贵,连皇帝老儿都无福消受……怕什么,你不是付过代价了吗?区区五十两而已哦!”

“你那么贪心,就挖出你的心交换黄金吧!”

评论(2)

热度(18)